(全本完结)主母的自我修养_楚洛墨林子然_吃饱喝足的狗蛋

2020-06-28 15:02

主母的自我修养(快穿)第1章

  科技的发展让一切皆有可能。

  二十二世纪,一项新的空间技术突破,人们开始可以创造虚拟位面,并在其中模拟各项数据,建造出一个几乎完全拟真的世界。

  而这一项技术最先落地在了娱乐圈,一款名叫《皇帝的自我修养》的真人秀成为了爆款,一位岌岌无名的十八线男演员,凭借着自己在多个虚拟位面当皇帝的出色表现,一跃成为了年度最受欢迎男明星,他在成为皇帝时候的各种表现,也让人津津乐道。

  于是各种跟风之作纷至沓来。

  .

  薄秋所在的YL公司也不免想要去分一杯羹。

  只是——YL公司小且穷,所以不得不和其他公司联手来租用同一个位面,也不得不对演员的活动范围有所约束。

  薄秋看着手上合约中的种种约束条款,不由得为自己公司的贫穷叹气。

  再抬头看了一眼最顶上醒目的项目名称——《主母的自我修养》,薄秋嘴角忍不住抽搐:“姐,这蹭热度蹭得……会没有热度的吧?”

  “别人吃肉,我们喝点汤。”经纪人赵玲玲也忍不住叹气,“小公司,能蹭上这辆车已经用尽全身力气啦!”

  “但……我才刚出道……要去挑战主母……这合适吗?”薄秋怀疑。

  “相信我,我也想给你搞个小公主的奇幻冒险,皇后的后宫制衡之类的。”赵玲玲随手打开了投影,戳开了这个项目的位面概览,“但老总亲自下场,也没能抢到那些热门人设,剩下的里面挑来挑去最好的就是主母了。”

  “……”薄秋片刻无语,抬头看向了投影上的位面,从建筑服饰上猜测,大概是很古代时候了,“所以我们这项目是直播吗,主母的话……那岂不是还自带丈夫,会……”

  “打住,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赵玲玲打断了薄秋的话,“涉及到隐私方面的都会直接马赛克,包括什么沐浴洗澡一系列的,具体你看你手上的合约,上面约定非常细致。”

  “好吧。”薄秋有些兴致缺缺,她翻了翻合约的后面几页,终于也看到了自己想看的内容,“所以第一季是四个世界,第二季会根据第一季的情况来考虑是否继续?”

  赵玲玲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她看着薄秋,“考虑到我们公司的规模,还有你刚出道的身份,我们最好祈祷第一季能火爆,否则留给我们最大的可能会是公司解散你我失业哟~”

  “……”薄秋再一次觉得混娱乐圈真的好难。

  .

  认真把位面规则阅读完毕,然后又在经纪人赵玲玲的建议下观看了一百年前的一档脍炙人口风靡多年吸引了无数观众的调解类节目老娘舅,等到节目开始之前,薄秋已经开始自我怀疑自己要做的是怎样一档真人秀。

  不过显然这已经没法后悔,位面租赁已经完全谈妥,第一季的四个世界已经准备妥当,二十岁的薄秋、还没来得及认真谈过恋爱的薄秋、刚踏入娱乐圈才三个月的薄秋、带着经纪人姐姐的期待,公司的厚望,投入到了第一个世界中。

  薄秋坐在特定的椅子上闭眼再睁开,眼前就已经是一片古色古香了。

  .

  分不清具体是哪个年代的家具陈设,但看得出木头是好木头,上头的漆还是光亮的,显然并不陈旧。

  她跪坐在一个蒲团上,面前有一尊白玉观音,香炉里面三炷香整整齐齐,香烟袅绕——想来这应当是一间佛堂?

  按照合同资料上给的信息,薄秋知道自己的身份将会是什么——当家主母薄秋,丈夫裴苒,膝下无子,最近发生的事情是裴苒遇上了一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子白若兰。

  想到这里,薄秋忽然有点点了解为什么经纪人姐姐让她去看老娘舅了。

  合约中并没有规定薄秋应当怎样当主母,只是给了大致的背景,剩下剧情走向就全由她自己来推动——也就是说,这里并没有既定剧本,最终会是怎样的故事,还是由她自己来掌握的。当然了,因为位面是和别的公司一起合租的,所以活动范围还是有限制,不可能直接抛下家庭离开去走大航海路线,当她的行为要超出范围时候,会有提示。

  范围大约也不会只限制在这个家里面吧?

  薄秋有些好奇,于是起了身站起来,才刚走到窗前准备推窗看看外面,忽地门被闯开,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小丫鬟扑到她脚边,身体颤抖,仿佛筛糠。

  “太太,老爷、老爷过来了!”小丫鬟抬起脸来,小脸儿惨白,可怜极了,“老爷说、老爷说要问太太的罪呢!”

  问罪?

  薄秋一时间有点懵。

  面前的小丫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外头又进来一个男人,身量高大,此时此刻逆着光,倒是看不清楚模样。

  薄秋猜测,这大约应当就是丫鬟口中的老爷,她这个位面的丈夫裴苒了。

  那男人大步进到了佛堂中,气势汹汹,声音洪亮如钟:“薄氏,你多年无出善妒,今日我便给你一纸休书,叫你滚出裴家!”

  薄秋愣了一愣,倒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这丈夫裴苒到底是什么意思,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下意识便品评了一下他的相貌,佛堂中光线不算太明亮,但还是显出了他的好相貌,眉飞入鬓,星眸点墨,鼻如悬胆,只是嘴唇薄了一些,大约性情是有些凉薄的。

  .

  裴苒见薄秋这样愣愣看着自己,以为自己方才那句话吓着了她,这会又有些心软。

  他们二人少年夫妻,这么多年过来,也并非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

  若不是薄秋坚持不许白若兰进门,他也不会说出这样薄情绝义的话语。

  佛堂的光线微微有些暗,薄秋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身子似乎也有些单薄,裴苒忽然想起来旧年里薄秋在灯下为他缝制冬衣时候的样子,那时候也似乎是这样灰暗的光线。

  “咳……”一阵沉默之后,裴苒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看向了还在一旁的丫鬟,“你们先出去,我和你们太太有话要说。”

  .

  丫鬟默默退了出去。

  薄秋也回过神来。

  “若兰是一定要进门的。”裴苒说道,“她进门就住在东院,我已经命人去收拾了。”顿了顿,他仿佛有些不自在,“秋娘,你我夫妻多年,我实在不想那样绝情对你。”

  薄秋对上了裴苒的目光,她此时此刻倒是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自己看过的背景资料对上,不过就是裴苒的新欢白若兰要进门罢了。

  她思忖片刻,又回忆了一下自己看过的老娘舅里面诸多奇葩事例,心想着白若兰会是怎样的人,会不会比老娘舅里面那些奇葩亲戚还难缠?

  这么思考的时间,裴苒已经又心急地开了口:“薄氏,若你真的不愿意,今日便下堂吧!”

  .

  若按照薄秋自己的意思,下堂就下堂,这不就是离婚吗?

  但她刚动了这念头,就感觉到了来自位面的提醒,她也很快回过神来——这是主母的自我修养,要是下堂了,那就叫下堂妻的自我修养了,显然和主题相悖。

  所以就只能和裴苒共渡本位面了吧?

  薄秋微微有些想叹气,她再次看向了裴苒,心说就算你想让我滚,我自己也愿意滚,位面的指引还是要让你我在一起呢!

  .

  两人目光再次相对,裴苒又再一次心软。

  有些事实是由不得他不承认的,尽管白若兰柔情似水,尽管白若兰善解人意,但是相貌上还是和薄秋差了一些。

  若说白若兰是空谷幽兰姿态纤弱,那么薄秋就是春日里怒放的玫瑰,鲜艳而恣意,美得热辣又明艳——这样的美人与之对视,男人多多少少是会有一些想要微微低头的。

  .

  薄秋不知道裴苒在想什么,她想着白若兰的事情,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绝顶好招来解决,于是道:“既然如此,就按照老爷说的意思办吧。”

  “什、什么?”裴苒仿佛以为自己听错。

  “就是,按照老爷的意思办。”薄秋重复了一下自己的话,又琢磨了一会儿措辞,然后才继续说下去,“既然白妹妹想进门和妾身一起服侍老爷,那便圆了白妹妹的念想吧!”

  听着这话,裴苒喜不自禁,他没想到今日薄秋就忽然送了口,一时间便觉得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对她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于是他道:“秋娘,我虽然纳了若兰,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家里的太太,将来家产也都是要留给你我的孩儿的。”

  薄秋一顿,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难道还要在这里生个娃???

  裴苒则顺着薄秋的目光也看向了她的肚子,此刻仿佛是真情流露,语带感慨:“秋娘,都说孩子要讲究缘分,或许是我们的孩儿缘分还没到——我们都还年轻呢,将来一定会有的。”

  薄秋僵硬了片刻,勉强笑了笑,应了一声“是”。

  裴苒没注意到薄秋的僵硬,他一径欢喜着,便说着要去布置东院,从佛堂离开了。

  薄秋微微松了口气——她得要先好好地了解一下这裴家到底是什么情形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