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寻龙秘诀

2020-06-28 12:05

尸影是很想在这里解决掉这件事的,我知道,尸影失算了。

她实在是没想到胡小军会输,她在这件事里,也是有责任的。要不是她的鼓动,胡小军也许不会拿将军令来赌。一定是她和胡小军说了契丹公主镇魂牌的事情。他们才起了贪念。

我看着尸影说:“你也算是这次赌约的见证人了。当初说好的,我赢了,将军令给我。我输了,秘密给你们。外面那么多人都听着的,这事儿假不了。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胡将军,竟然如此厚颜**。”

尸影说:“将军令对胡家事关重大。”

我说:“那就不要拿来赌嘛。无非就是觉得自己不会输。既然这么自大,自负,就要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不然还算什么男人。”

虎子哼了一声,说:“老陈,你和他们讲什么道理?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你的道理人家不想听,你喊破嗓子人家也听不到。”

我和虎子起身就走,尸影想拦着拦也没拦住。

我俩出了书房的时候,外面的人都站在院子里看着我们这边呢。

我这时候举起双臂大声说:“诸位听我说,胡小军想赖账,大家恐怕会对胡将军失望了。大家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吧?愿赌不服输。这个胡小军竟然想用钱收买我们,我呸!”

三爷哈哈笑着说:“胡家人不过如此,我看以后摸金校尉也没必要听命行事了吧。事实就是,这将军令已经是我这小兄弟陈原的了,胡小军拿着别人的将军令不还,是为贼!”

众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都有一杆秤的。我知道,正义的天平一定是朝着我们这边倾斜的。正所谓是,公道自在人心。

三爷这么一喊,屋子里的胡小军有点扛不住了,他出来之后大声说:“谁说我不给了?只是东西不在身上。”

三爷说:“东西在何处?什么时候能送到我这小兄弟的府上呢?胡小军,你家就在西直门吧,你开着你的小轿车,跑个来回用不了一小时吧。你能给个准信儿吗?”

胡小军说:“三爷,这是我和这位小老弟的事情,你还是少费点心吧。费心多了不经老。我还想给你去过六十大寿呢。您要是还这么费心,我担心您活不过五十五了。”

三爷摆着手一笑说:“现在新社会了,你唬不住我。胡小军,我送你一句话吧,好自为之!”

随后他朝着尸影一抱拳说:“尸老板,我先走一步了。告辞!”

三爷转身就走,李闯在后面屁颠儿屁颠儿跟着就朝着前院走了。

我这时候几乎能肯定,三爷和胡家有仇!

虎子看着我说:“老陈,我们也走吧。这次也算是长见识了,本以为这些上流人士多是慷慨之士,想不到这里面也藏着一些厚颜**之人。”

我对着大家抱拳说:“大家给我做个证,同时,也把这件事传播出去。让大家都知道,将军令是我陈原所有。从今天开始,四方摸金校尉不必听胡家的了。当然,也没有必要听我的,他们从现在开始,自由了。”

说完,我和虎子也朝着前院走了过去,穿过前院,出来上了我们的大挎子,虎子一按电钮,这挎子突突突就启动了起来。

我们一路就回了我们的书店,打开门板窗板之后,正式开业。

我和虎子进了屋子,互相看着对方,哈哈大笑了起来。

虎子说:“老陈,你是没看到胡小军那张脸,真难看啊!”

我说:“他是活该,谁叫他装大尾巴狼的。”

我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心里清楚,这胡小军可不是装大尾巴狼,他是想知道那块契丹公主的镇魂牌的来路。很明显,这要是能摸到大墓,那就是一件惊天的大买卖。

这场赌局的赌注是公平的,他不吃亏。

尸影和胡小军应该是一条线上的,他们千方百计想得到我们嘴里的秘密,就是想去摸金倒斗。

我俩此时的气也都消了,我们也心知肚明,胡小军是绝对不会把将军令给我们的,我们也不指望了。

相反,我俩都觉得今天特别露面,特别长面子。估计今后在四九城,我俩也算是有一号了吧。

虎子竖着大拇指说:“老陈,你真神了。你奶给你留下那本书,简直就是天书啊,不,应该叫地书。那地下面埋着的东西,你竟然能看的清清楚楚的!真牛!”

我这时候想起来那本书来,立即进了屋子,从枕头下面把书拽了出来,然后给书包了书皮。寻思着藏哪里合适呢?

我和虎子都意识到了这东西的价值,但是在屋子里来回走,也没能找到一个藏书的地方。虎子说:“去供销大厦,我们去买个保险柜。”

我说:“买保险柜需要用票吗?”

虎子挠着头说:“没听说有保险柜票啊,这东西不是稀缺物资。”

我俩去了供销大厦,在很多保险柜钱游走,小的只有四五十斤,大的有两百多斤。我和虎子选了个大的。供销社的人不帮我俩抬,我俩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把这保险柜抬上了我们的三轮车。

拉回来之后,就放在我们卧室里了,将存折,户口本,一些现金和这本宝书都放在了里面。这心里才算是踏实了。我倒在床上说:“虎子,有钱的感觉,**好啊!”

虎子嗯了一声说:“是啊,我再也不想回去滦县了。那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说:“我也不回昌黎了,今后就在这里扎根儿了。”

正说着呢,就听到外面有摩托车的声音。

我俩起来,出来一看,是一辆木兰踏板车停在了我们的店前面。车上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三爷。

三爷从摩托车上下来,伸出手指着里面说:“进去说。”

我们进了屋子之后,三爷说:“关门。”

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肃性。我去关了门,回来后,我说:“三爷,您是不是有啥吩咐?”

三爷坐下,然后一伸脖子,双手从脖子里摘下来一个皮绳,在皮绳上拴着一个羊角形状的东西。

他把这个摘下来,套在了右手食指上,然后把手放在了桌子上,敲着桌子,发出当当当的声音。

三爷这时候嘿嘿一笑说:“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把手举起来,我仔细观看,这手指上的东西像是一个猫爪子,上面刻着的是一只被蛇缠绕的乌龟的阳刻图案。

我此时恍然大悟,说:“这是摸金符,玄武符。三爷,您是摸金校尉!这是玄武摸金符。”

这时候我彻底懂三爷为什么这么帮我了,他想要的,是自由。

三爷这时候看着我点点头说:“我就是摸金校尉,北玄武的代表。”

我和虎子互相看看,然后都坐在了三爷的对面。

我们没有说话,而是等着三爷说话,我知道,三爷还有话要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