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郑医生别来无恙全文免费阅读姜欣郑嘉麒小说全本无弹窗

2020-06-28 12:03

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与其误会一场

也要不负勇往

_七月上

时隔一年,姜欣终于接到了感兴趣的角色。拿到剧本那一刻,她赶走所有人,推了后面一周的通告,整个人待在小小的书房里看剧本。窗帘死死遮住外面的阳光,房间里昏暗但透着一丝暖光,她瘦弱的身子蜷缩在单人沙发上,头顶悬吊着一盏黄色暖光的小台灯,那一丝暖光就从那里慢慢渗透房间。姜欣看着剧本上的女主角色,低头沉思着。

“我才知道苦瓜不苦,甜丝丝的。”这句话似曾相识呢……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蓝白校服身影,他瘦高的身子,挺直的倚靠在白色瓷砖墙面上。耳边响起朗朗读书声,有人在喊:“郑嘉麒!你刚又让我心动了。”

男生严肃的板着脸,训斥着……姜欣努力让自己去想当时他说了什么,可自己怎么都想不起。就像他的模样,现在想起是那隔着一层雾的严肃眉眼。

手里的剧本轻轻放在书桌上,姜欣关掉台灯,房间瞬间黑暗,她独自在黑暗的房间里站立,伸手将窗帘猛的拉开,外面一束束温暖的阳光打在身上。姜欣闭上眼感受着阳光,直到身上的倦意被阳光蒸发,她缓缓离开书房,关门那一刻她看着书桌上的剧本,想着该给经纪人梅林打电话了。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对方接起,梅林平淡的询问姜欣剧本研究如何。姜欣说了几句关于剧本方面的问题,自己还不是很懂。

“没事,作者现在在我这吃饭呢,你看你需不需要当面?”

姜欣看了看时间,点点头:“行,发个地址,我来找你。”

梅林那边地址很快发了过来,就在她自己家里。姜欣快速的换好衣服,正对着镜子涂口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记忆里的那个身影又浮现在眼前,姜欣微微一怔,魅惑的狐狸眼低眸看着手里的口红。

怎么又想他了。

刚到梅林家小区门口,还没把车停好,梅林电话就来了。

“到了吗?我现在在小区门口,刚买好饭。”

姜欣朝着小区门口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举着手里打电话的梅林,“看到你了,你把东西放我车上。”梅林身边那几个打包盒太显眼了,老远她就闻到一股麻辣火锅的味道。

梅林迅速将打包盒放进后备箱,刚拉开车门打算进去,姜欣拧着眉头嫌弃的瞅着梅林“散散味道。”她最近为了角色一直在减肥,吃的特别清淡又少,猛的闻到火锅的味道,胃一直隐隐泛着恶心。

“你不是这几天减肥吗?我让你好好闻闻解解馋。”梅林将手做扇风状对着自己的使劲扇风。“饱了吗?”

姜欣没好气的扯着嘴角,“饱了,就是猪脸肉,皮厚。”

猪脸肉?

两人打闹了一会,才将车开进小区地下停车库。梅林下车时,四周观望没人,才匆匆带着只露出狐狸眼的姜欣拎着外卖盒上电梯。

在车上,梅林给她说了为什么作者会在她家。原来梅林和作者是上一部作品认识的,梅林一直是这个作者的书粉,那次合作。梅林见到了本人,直接要了人家联系方式,就这样一直联系着。如今两人是朋友,能时不时的相聚家里用餐。

姜欣看着电梯里,跳动的楼层号,“所以,你走后门了?”她指的自己即将开拍的剧,梅林摇头“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把这部剧卖出去了,是制作方找的你。”当然姜欣的第一个女主剧,真的是作者点名的她。梅林打量着姜欣,要不是作者是女的,而且有男朋友,她都以为作者是不是暗恋姜欣。

毕竟姜欣有男女通杀的魅力。

姜欣当年因为帮朋友拍走红,里那个魅惑的妲己瞬间点燃所有人的欲望,姜欣也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期间不少影视公司向她抛橄榄枝,她都一一回绝。

直到硅哇娱乐公司找到她,她当初还是回绝。可拒绝了几次后,硅哇娱乐一直坚持,姜欣没有觉得感动,也不认为自己有那个力气去娱乐圈淌水。

“你不想让所有人都记得你?认识你吗?”

不,不想。

“真的很抱歉贵公司的厚爱,我真的不想签约任何公司,只是帮朋友拍摄而已。”而且那个朋友现在和她有隔阂了,喧宾夺主.......姜欣很烦躁,是他哭着喊着姑奶奶让自己拍的,现在火了,几天不联系自己了。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沟通她的小姑娘突然冒了一句诗,姜欣那时坐在高层咖啡厅,有一阵风微微吹起她的鬓角,她扭头俯视着外面的世界,高低参差的楼,火柴盒的轿车,小数点一般忙碌的人群。

她突然想到当初哭的很伤心的一部小说“站得高,你就很容易发现我。”那我站的高,他会不会想起自己呢?然后会在他的一生中留下一点点影子,他的家人看的电视有她,用的产品有她。。。

“什么时候签约?”姜欣抿了一口咖啡,小姑娘似乎没用反应过来,愣了几秒。

那找她签约的小姑娘叫梅林,她是她手下第一个艺人。

姜欣出道四年,影视作品无数,可就是没用扛女主的作品。太魅惑的外观给她的都是邪恶膈应人的坏女人,她急需要一部剧打开自己的市场。就在那个时候,姜欣突然被一部热门小说改编剧点名女主。她确认自己没用金主,梅林那个憨憨也没有干不正当的事情时,她接受了。将自己关在小黑屋研究剧本。

官宣男女主的时候,姜欣的骂声最大。《来得及》女主是坚强励志白莲花,不是一朵人间富贵食人花。姜欣看着那些评论自己倒是无所谓,梅林却气的进了一次医院。

当初坚持的不是公司,是梅林。公司对于手下默默无闻的艺人观望状态,你能挺过将来必成大器,过不来,公司也没必要续约。就在梅林再度用小号和书粉们恶斗的又要进医院时,原作者突然发了一个微博。

“她就是景然”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因为作者的支持一些书粉也就安静下来,剩下的一些依旧不断刷着评论,叫嚣着作者不尊重自己的作品,要退粉。姜欣对作者的行为感到特别疑惑,她明明可以不用说话的,却替自己发声,而自己却一直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梅林因为这个进了医院,作者因为这个脱粉无数,甚至被人人肉出来三次元,但是很快就删了,还好没对作者信息泄露太多。

他们都不用站出来,挨骂的人只有她一个——姜欣。那一刻姜欣突然觉得有光把以前的晦暗照成了过往。

《等不及》一出来,太多书粉被打脸,他们一边鄙视着姜欣艳丽的脸不符合景然,一边舔着屏幕“啊!!!!我星星好美啊!!!!!!”

姜欣一炮而红,各种励志女主本子往她身上扔,她和梅林仔细看着这些本子,一个人设从身上落下“励志。”她如果再演类似的,永远脱不掉了。梅林很果断的将本子都放到一边,给她接综艺,接代言,就是不接电视剧了,他们需要等,等下一个能够超越自己的作品。

他们等到了。

梅林将火锅放到餐桌上,随口喊着:“陛下,用餐了。”

正午的阳光特别刺眼,骆嘉麟白色长裙随着身体摆动,她看着姜欣淡淡点头,然后很熟稔的从厨房拿出碗筷,招呼姜欣过来吃火锅。

姜欣静静的站在客厅看着骆嘉麟轻声埋怨梅林,怎么没买酒。梅林不知道说了什么,骆嘉麟轻轻笑着,嘴角两个浅浅的梨涡宛如深渊,曾经故意遗忘的记忆此刻猛兽一般向她涌来。

年少的姜欣扑到男生怀里:“郑嘉麒,怎么办呀……你又又又让我心动了。”郑嘉麒……男生的五官越来越清晰,他又嫌弃又无奈的推开姜欣,俊郎的眉眼控诉着她的无礼:“你还小。”

“你跟我同年的!”

“女孩子要矜持。”男神不满

“如果我矜持,你连我名字都不会记得!你就知道骆嘉麟!”女孩怨气冲天的控诉。男生只是轻轻皱着眉,面无表情的转身就走,也是巧骆嘉麟正慢步从转角处走来。

年少时骆嘉麟是固城一中的校花,一直都是年级第二,不怎么同人交流,但是有人与她聊天,她也会礼貌的回复几句。她从来没有烂桃花,因为郑嘉麒会帮她档。骆嘉麟说“我们是家人。”

不论年少的姜欣还是如今的姜欣,她都明白骆嘉麟真的只是把郑嘉麒当家人。她当初多么可悲又可笑的角色,爱慕的男孩爱慕着自己的好友,而好友真的只有她这么一个朋友,三人重来没有把一切敞开都把事情烂在心里。

再次见到七年后的骆嘉麟,她还是以前的模样。骆嘉麟发现姜欣一直看着自己,才想起自己刚刚还没有介绍,她轻轻笑着:“你好,我是骆嘉麟,也是森鹿,很高兴见到你。”

姜欣一直以为他们的重逢的第一句应该是好久不见。但面对骆嘉麟的自我介绍,姜欣看到外面的晴天瞬间转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好久不见。”姜欣艰难的开口,骆嘉麟一脸震惊的看着她

“我们之前见过?”

姜欣无意间看到骆嘉麟无名指上的钻戒,很特别的眼熟。用钻石镶嵌成的桃花,戒圈是一圈闪闪碎钻。

高三那年,骆嘉麟在班主任课上走神,画了这个钻戒的草图,姜欣和她是同桌,两人将图纸拿到桌肚边各种聊,聊的太开心忘了在上课,被班主任发现图纸。班主任只是笑着让骆嘉麟下课去办公室拿她钻戒。

骆嘉麟第一次在姜欣面前红了眼睛,姜欣知道骆嘉麟一直都很怕班主任。她很不解,明明是一个大学毕业的哥哥型班主任,骆嘉麟怎么那么怕他。姜欣刚要开口说自己去拿。后桌的林森起身,弄出不小的动静。她们两人都好奇的回头,林森看着骆嘉麟兔子眼,一声不吭离开了教室,紧接着郑嘉麒也走了。

没过多久郑嘉麒拿了那张图纸回来,难得的眯着眼睛笑“不错嘛,钻戒都画好了。”骆嘉麟闹了个大红脸,将图纸仔细的收好。

那枚钻戒果然打造了出来,带在她纤细的无名指上是那么的好看。姜欣盯着戒指走神,骆嘉麟似乎察觉到,轻轻转动戒指,不好意思的开口:“你不是有问题吗?边吃边聊?”

姜欣木讷的眨眨眼,提线木偶一般的跟着骆嘉麟入座。

全程都是梅林在说话,吐槽着最近身边发生的事情,骆嘉麟偶尔不冷不淡的说几句,气氛还算好,姜欣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她脑里只有一个问题。

骆嘉麟不记得她了?还是怕尴尬?

三人吃完饭,很快将餐桌收拾好。姜欣心里装着满满的问题,她很想问问骆嘉麟,“他好吗?”可她现在是25岁的姜欣不是以前那个肆无忌惮的少女,她已经没有勇气。

“最近糟心事有点多,我们晚上来点小酒?”梅林低头刷这微博,她的提议很是时候,姜欣将剧本放好,点点头:“多买点吧,我今天就在你家。”梅林一听好奇的从微博上抬起头:“还有让你糟心的事情?”

“入行就是很糟心的事情。”姜欣平静的看了一眼骆嘉麟,她端正的坐在餐桌上用随身本打字,打了删,删了打。骆嘉麟听到他们谈话,轻轻点头,冷淡的嗓音说着:“可以,我打个电话。”说完,她转身去了阳台。

梅林冲着骆嘉麟背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语气很酸:“你欺负单身狗?你家那位管的太多了吧。”骆嘉麟淡淡瞥了一眼梅林,继续说着电话。姜欣刻意让自己不要去听别人讲电话,可骆嘉麟的声音总是断断续续飘到她耳边。

“我就是在朋友家住一晚。”

“嗯”

“好的,我知道,我不会喝酒的。”

“放心吧。”

“郑医生,我25了。”

“郑医生,你放心。”郑医生。。。。。他以前在作文里写过,他的梦想——救死扶伤医者。姜欣胸口不断抽痛,他终于牵到了心爱的女孩。而自己这么一个过客,可不就是不该存在他们完美爱情的记忆里吗?姜欣慌乱的从沙发上站起,跌跌撞撞的跑进卫生间。

憋不住了,她左手死死捂住嘴,双眼空洞无神一颗颗眼泪不断的下落,她拼命咬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手也紧紧捂住,可她还是低估了自己,一阵阵的抽噎让她彻底崩溃,她右手不断的摁着抽水马桶开关,一阵阵“哗啦啦”水声,掩盖着自己身为过客的悲伤。

梅林奇怪的听着自家卫生间一阵一阵的抽水声,小声嘀咕着:“我家马桶又坏了?”骆嘉麟仔细了一下声音,轻轻指着卫生间,“哭了。”她小心拍打着卫生间的门,“姜欣,你没事了就出来。”卫生间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哭腔“好的。”梅林不安的坐在沙发上,刚刚都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她抬头看着照常码字的骆嘉麟,骆嘉麟淡淡的摇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卫生间“可能她认识我。”

???梅林满脸问号,“那你认识她?”

骆嘉麟摇摇头:“我认识她是因为她是明星,我是觉得她之前可能认识我。”之前?梅林明白了,骆嘉麟五年前出了车祸,什么都不记得。记忆没了,可以自己找,骆嘉麟通过郑医生断断续续知道自己是谁,身边的朋友亲人都有哪些。

“她和你会不会是同学呀?”梅林这嘴是被开过光的,说什么都是一针见血,直击重点。骆嘉麟曾说过,郑医生很少跟她说她读书的事情,会不会就是自己的一个同学?但是,郑医生不说这些事情,是不是代表着不重要?还是不想骆嘉麟想起来。梅林看骆嘉麟的眼神多了一丝探究,“姜欣是固城人,你也是,你们可能是同学,郑医生不给你说这些,是不是怕你想起你的初恋啊。”梅林虽然是开玩笑,但是话语落到骆嘉麟耳朵里就是另一个意思。骆嘉麟仔细想着这些年,郑医生对自己人身限制,可能又被梅林说中了。

姜欣出来的时候,梅林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担忧的敲着她红肿的眼:“喝点水,这是把这几年的眼泪都哭出来了?”姜欣没有答话,只是轻轻捧着水杯小口小口的抿着,她眼神飘忽到骆嘉麟身上,骆嘉麟也静静的看着她,两人相对无言。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出自己想问的问题。

还好梅林订的跑腿到了,她从厨房拿出三个红酒杯,分别倒好红酒,跑腿带的几大袋零食也全部放在餐桌上,她自言自语的说着“零食配红酒,是不是太掉价了?”又连忙在外卖APP上点了三份牛排。

“点烧烤”姜欣突然冒出这句话,吓得梅林手机差点入土为安,姑奶奶心情不好,要宠她,减肥明天再说吧。还来得及取消订单,梅林直接给小区旁的烧烤摊老板打了电话。

姜欣起身走到骆嘉麟面前,“喝点?”骆嘉麟点点头。

几杯红酒下肚,姜欣内心的酸涩又无端冒了出来,她颤抖着声音,小心翼翼的询问着骆嘉麟:“为什么没有,给我发请帖呢?”问完,她有觉得自己傻,是自己断了一切联系的啊。姜欣重新开了一瓶红酒,倒了慢慢一杯,大口大口的吞下,真她的傻子。梅林坐在姜欣身边,默不作声的又开了一瓶红酒,今天这酒应该不够,她再次打开跑腿APP下单。

“我五年前失忆了。”骆嘉麟灌了自己一杯红酒后,她垂着眸,“他跟我说过很多以前的事情,小时候的,读书的,大学的。”骆嘉麟给姜欣杯中添了些酒,姜欣仰头又是一杯,她一直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声音飘忽:“所以他一直陪着你?”

“对。”出事之后,一直都是他陪着自己,一点一点的告诉自己以前的事情,细心的照顾她。骆嘉麟心里有了一个答案,她也给自己酒杯满上:“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骆嘉麟的解释就像一把刀,一刀一刀的拉扯着姜欣的心脏,没有关系照顾了那么多年呢,不离不弃啊,哪怕是对方失忆了忘记了他,他都一步一步的陪着她,让她再次认识自己。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姜欣夺过骆嘉麟手里的红酒,直接对着酒瓶拼命的喝着,去***人生。一口酒呛在喉管,她死命忍着,可还是忍不住,她猛地咳嗽一声,大口的红酒如献血一般喷涌而出,骆嘉麟连忙扶住姜欣,梅林从厨房里拿出抹布收拾桌面。梅林和骆嘉麟此刻知道,安慰她就是在她自尊上碾压。两人都选择默不作声,将一切收拾好,扶她重新坐下,又倒上酒。

姜欣微醺的眯着红肿的眼,一眼一眼的盯着骆嘉麟,她小声诉说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我到现在都忘记不了的人。”骆嘉麟抿了一口红酒,“我和他只是家人。”家人?又是家人。七年前说着家人,七年后还是。是当她姜欣是二B吗?

眼睛紧紧闭着,她艰难的开口:“是啊,他喜欢你,爱你,与我无关。”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我真的忍不住,你和他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骆嘉麟心里也开始问着自己,究竟和他是什么关系。她嗫嚅着“家人”两字,姜欣猛的睁开眼,眼里全是挣扎和唾弃:“别用再用家人了。”

“真的不要再用了。”她又是一杯酒入肚,神情迷茫无助,手没有意识的抓着酒杯,“郑嘉麒。他。他跟你说过我吗?”姜欣渴望着那一个字,说明她真的存在他的记忆。可以是一个偶尔提起的老同学啊。

梅林紧张的看着骆嘉麟,明显男的没在骆嘉麟面前提过姜欣啊。

“有。”

“他说,姜欣这个演员就像一道光。”

姜欣泣不成声。

小说《郑医生别来无恙》 第一章他说,姜欣这个演员就像一道光。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