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躺在神尊怀里作天作地_楚洛墨林子然_瑾娆

2020-06-28 09:01

躺在神尊怀里作天作地第一章 帝姬月珏

梦境——

天宫神阙,桃源仙境。

最绝色无双的少女失魂落魄跌坐在地。

白衣胜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粉妆玉砌中,三千桃花妖娆而下,映衬少女绝艳小脸无双秾丽潋滟。

恍惚间。

幻海云霞里,月珏抬眸,额间一滴鲛人泪水滴眉心坠晃动,沾惹上簌溯飞雪,鲛人泪相映白雪,回风霁雪溢彩流光,

……可不及她的半分美色。

少女瞬也不瞬凝着面前少年。

纵然此刻被他逼到落魄至此,可她还是不得不承认。

神尊他——天下最绝色。

“神尊,你会将我打入阿鼻地狱么?”少女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凌声线随水而来,月色下,像是美玉相撞,泉水泠淙,无限勾魂摄魄。

回风溯雪,少女在十里桃花明媚中含泪笑。

哭到撕心裂肺,可笑靥却也楚楚动人到了极致。

月上重火,白衣少年在桃之夭夭下俯身,月华落满他整个人,绝色之姿,举世无双。

少年修长如玉的指骨禁锢她美过妖魅的小脸,少女被迫仰起下颚,对上他绝艳容颜。

少年最绝色,可也最无心无情。

彼此四目相对,天地在某一刻瞬息失色。片刻后,少年凑近她耳畔,唇齿舌尖撩过她如瀑墨发,在她纤细精致的颈肩吐气如兰:“月儿,你说呢?”

月珏不可置信看向他。

【他到底想对她怎样?】

后来,

他说——

【他不会将她打入阿鼻地狱。

……他会将她灰飞烟灭。】

月华温润里。

少年狠狠抱紧她,像是要将她嵌进骨子里,那双绝色极致的唇歇斯里底吻上她的所有,

直到毁天灭地的那一掌向她袭来。

“神魔亡,天地灭。”

那一秒。

天地变色,风起云涌,桃花冰雪漫天纷撒。像是一切即将灭亡。

她没有躲……

义无反顾跳下弑神台。

弑神台——戮神弑魔,神魂俱灭。

跌落弑神台的那一秒,溯雪漫天,落花纷飞,少女胜雪白衣翩跹若蝶,像是刹那间掠过天地间所有的繁华美景,极致绝丽。那一秒,她用尽一切诅咒他:“神尊,我诅咒你,生生世世痛失所爱!”

夜色莹惑。

少女那张绝艳魅惑的小脸在某个瞬间泪如雨下。

清透美眸轻颤。

秾艳长睫微微翕动。

清泪两行划过精致秾丽的胜雪香腮。

春风十里,深深浅浅吹起她墨发飞飏。

可无论什么都无法磨灭,她对少年铭心刻骨的恨意。

少年凝着她纤细绝色的身影渐行渐远,恍惚间泪流满面,

“痛失所爱么?月珏,不要,我才不要失去你……”

少年在夜月色下低弱落寞着呜咽。

清凌剔透的声线恍若落了美玉,通透灵秀胜过所有的夜色清潋,可少年低低凄弱的哽咽里,是藏在骨子里的痛。

撕心裂肺的痛……

少年的泪压抑而隐忍。可越到后来,越撕歇斯底里,再不掩饰。

然而月珏什么都听不见。

此刻的弑神台,月珏正在一点一点坠落……

(——梦境结束——)

涂山。

入目所及,满地冰雪逶迤不绝。

月上柳梢,水晶王宫。

星子光影浸染剔透水晶宫墙,宫墙外桃李秾艳不绝,桃之夭夭,李瓣翩跹,粉杏潋滟,水晶白梨,繁花似锦的皇宫落满月色如水。

帝姬寝宫。

鲛绡帷幔层叠迤逦,水晶珠帘环佩叮咚,铜釜冰鉴散发丝丝清冷冰雪气息,剔透水晶寝殿之内,血翡龙塌之上,绝艳无双的少女在刹那间惊醒。

冷汗浸透少女薄如蝉翼的鲛绡寝衣。

清透美眸在一瞬息神光离合。

月珏凝眉,纤细美玉的指尖覆上清丽秾艳小脸,神色一丝痛楚地揉了揉精致绝色的前额。

她,又做噩梦了。

日日夜夜,总会梦到自己被神尊逼迫,一次又一次跳下弑神台。

『所以,真的是梦么?』

少女纤细绝色的美腿滑落血翡龙塌,赤脚踩在铺满貂绒的雪色地毯上。

步步生莲,环佩泠淙,少女鬓间碧玺流苏步摇轻晃,摇曳过胭脂窗畔层叠细雪。

娉婷袅袅间,穿过繁花锦绣的湘绣屏风,少女屈膝慵懒斜倚贵妃软塌,玉艳剔透的指尖勾起华美精致的纯白狐裘。

狐裘玉潋白皙胜雪,在纯金宝石熏笼上细细熏过,周身遍布清冽剔透的幽水香。

软烟罗系带被纤纤如玉的十指扣紧,狐裘遮掩了少女勾魂摄魄的绝色身段,纯白帽檐垂落,将少女那张尤物秾艳的小脸遮掩了大半,仅露出纤细精致的完美下颚,雪月映衬下,更显少女通透灵澈,绝艳无双。

少女蹬了双金丝镶嵌的万年鸽子血东珠软靴,被狐族的侍从们簇拥着,踏过深深浅浅的冰雪王宫巷弄,行至一座幽兰丛生的青石小屋前。

弄兰居。

是涂山狐族,历代巫蛊真人的居所。

这一代的巫蛊真人,正是神魔大战中存活下来的名鸢真人。

幽兰小径,爬满牵牛花的篱笆门被狐族侍女轻轻推开,小径深处,石榴红绮罗长裙的中年女子缓步而来,恭谨对狐妖簇拥中的少女跪倒在地:“觐见帝姬。”

月珏恹恹抬手,看向中年女子。

“起来罢,名鸢。”

名鸢颔首,随即起身:“遵旨。”

片刻后,狐族侍从被少女尽数屏退,名鸢小心翼翼将少女请入弄兰居正厅。

月珏掀袍,翩然在主位上入座,葱白细嫩的指尖捧起薄胎瓷小盏中的香茗,细细啜饮。

香茗是素有“仙茶”美誉的,蒙顶上清峰仙茶。

这种茶,能采到四两已是稀罕。

茶雾缭绕,胜雪狐裘帽檐下,露出少女那张巴掌小脸,“朕又做到那个梦了。名鸢,你说,那真的是梦么?”

如果是,可她为什么日日夜夜,都会因它而辗转反侧呢?

名鸢垂眸,眼神闪躲,片刻后,神色笃定:

“帝姬,那是梦。”

【不是梦,是真的。如果不是因为神尊,帝姬月珏,不会来到涂山。】

少女不再多问。

饮过香茗,名鸢恭送下,月珏踩着撒满落花的鹅卵石小径回了王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