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喜欢你那么甜_贺轻昀、吕年年_三师公和二缺

2020-06-28 09:01

《喜欢你那么甜》精彩片段试读

远远地何玥就把门口的吕年年招呼过来:“快来!给你打了好多肉菜。”

多年姐妹,何玥当然知道吕年年是无肉不欢。红烧排骨、油炸小黄鱼、芹菜炒牛肉、鸡蛋羹,全是吕年年爱吃的。

“你怎么不吃?”吕年年一来就捞起一块小排,却看到何玥还在吸溜她那碗红豆粥。

“太油腻,吃了想吐。”

吕年年抬头盯了何玥两秒:“知道的说你在减肥,不知道的以为你在孕吐呢。”说着她把那碗鸡蛋羹推到何玥面前,“给我吃了,一口不许剩。”

可能是年纪到了,以前都是何玥管东管西的,现在吕年年也开始管起人了。

“你这么吃东西也不怕在手术台上撑不住打晃,我可是看到有新闻说医生赶时间直接喝葡萄糖水补充体力的,你这有时间吃饭还不吃。别逼我回去给奶奶告状啊。”

还真被她说中了,何玥还真干过撑不住了喝葡萄糖水的事儿,心虚之余当然也不能就这么认  :“你先管好自己的睡觉问题吧,祖宗,这几天又半夜三四点发状态吧,要不要我把你朋友圈屏蔽叔叔阿姨的事儿告诉他们?”

“行行行,冤冤相报何时了,吃饭吃饭。”吕年年立刻投降。要论把柄,那肯定是何玥手里更多啊,从小到大不知道帮她背了多少锅。

“话说,贺主任真的放你鸽子了?”何玥还是乖乖吃起了那碗蛋羹。

“对啊,我上午十点多到医院来的,后来太困在他办公室睡着了,醒来之后就到了这个点。但是他给我留了张字条,说他今天太忙了,让我早点回去休息。”

“呃……可是,我刚刚听护士说,就在一个小时前,老张把闲得在走廊溜达的贺主任拉去手术室了……”何玥默默地看了吕年年一眼,“可能是他回办公室之后看到你在睡觉,没忍心叫醒你吧。”

是了,如果只是急着回办公室拿东西的话,那没必要又留字条又盖衣服的,太浪费时间。还有那张字条,与医生惯写的龙飞凤舞大相径庭,这张字条上的字端正得当,秾纤劲雅,根本不像是情急之下所写。

所以明明是她自己消极怠工睡着了,贺轻昀非但没有责怪她,还把过错往自己身上揽,让她别有愧疚之心。

真是像极了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绅士。

“太体贴了吧……简直是现代版的Mr Darcy(《傲慢与偏见》男主角)。”吕年年在脑海里疯狂给贺轻昀加戏,呆呆地戳着盘里的米饭,“他对你们都这样吗?那你们这工作也太幸福了吧……”

“不,姐妹,你想多了。据我们所知,他只对你这样。”何玥露出小黄脸招牌式微笑,掏出手机给吕年年看之前院里的八卦。

正是之前Lily她们编排的那些,吕年年看着一脸“这什么鬼”的表情。

何玥突然托腮意味深长道:“说不定我们主任真的对你有意思呢……如果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可能!”吕年年双手抱拳给何玥拱了拱,“姐姐我求求你别再撩拨饥渴的老阿姨了好吗!万一我自己想太多真的陷进去出不来了,你就跟我一起出家吧。”

“……”

然而何玥这一剂药下得太猛,吕年年回家的路上还是忍不住地想入非非,恍恍惚惚晃回了家。

直到刚开门手机就自动连上了家里的Wi-Fi,“叮叮叮”好几个消息提示音接连传来。

这可奇了怪了,作为一个没有现实社交圈的“肥宅”,她的微信常年只有腾讯新闻的推送,微博没记错的话她今天上午已经切换成小号了啊。

吕年年狐疑着,在门口把手机掏出来看。

【来自微博消息:“加餐饭社”成为你新的好友。】

吕年年盯着自己微博小号页面那个灰色小方块里的“相互关注”,先是愣了几秒,接着手脚发抖,全身的血液轰地冲上了脑子。

她原地蹦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此刻,唯有尖叫。

连隔壁午休的老大爷都被她吓起来了,开门露了个头:“怎么了丫头,家里遭贼了?”

“没没没,是我太兴奋了,没事儿,爷爷您回吧!”

吕年年连蹂躏旺仔都没顾上,直接冲到沙发抱起抱枕打了一通拳。

贺轻昀是谁?谈恋爱是什么?

【来自“吃吃吃吃吃鱼不”:回关了!饭饭回关我了,妈呀,啊啊啊啊啊啊!我原地去世!】

“叮”——立刻又是一个微博提醒。

【“加餐饭社”赞了这条微博。】

吕年年两眼一翻,差点没直接撅过去。

可见,猛药须得更猛的药来治。

由于被男神关注这件事给予了吕年年莫大的精神满足,所以被贺轻昀撩拨出的这点少女心也随之烟消云散。等到贺轻昀再约她见面的时候,吕年年脑子里想的也全是“加餐饭社”,出个门都要哼《好运来》,还在地铁站顺便买了一杯奶茶。

但这次,她竟然没有被放鸽子。

礼节性地敲完门后,吕年年都已经做好直接推门进去的准备,但她竟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句“请进”。

吓得吕年年赶紧把手里那杯奶茶扔进门旁边的垃圾桶里,并顺手捋了捋头发,才温柔端庄、大方得体、装模作样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吕年年进去的时候,贺轻昀正站在书架旁边低头翻着资料,脱去白大褂的他只穿着一件柔软的黑色高领针织衫,还戴着一副细框眼镜,没有了临床执刀的冷淡感,反而像是刚去图书馆楼下买完咖啡回来的学者。

她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一看见贺轻昀少女心就又回来了……她压下自己不争气的小心脏和脸蛋上的红晕,一本正经地问:“贺医生今天没有手术?”

贺轻昀听见吕年年的声音,合上手里的书转过身来。

只是当他看到吕年年之后就笑了:“刚刚喝了抹茶奶盖吗?”

吕年年一愣:“你怎么知道?”

贺轻昀走到办公桌旁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只笑着示意吕年年接下,没再说什么。

但吕年年立即反应过来了,还未完全压下的红晕被臊得更红,她接过纸巾胡乱地擦了擦嘴,心想:好了,以后来医院都不用画腮红了,真给我省钱。

好在两人迅速开启了工作模式,让吕年年把面子捡回来一些。

目前他们讨论的主要内容还是筛选之前拍下的那些参考照片,包括更正已经画好的部分图例里的微小错误之类的。

不得不说,和严谨的医学“甲方爸爸”合作真的太爽了。不仅不会要你画五彩斑斓的黑,事实上,只要保证结构正确,内容清晰分明,用什么颜色,什么注释字体都不干涉。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钱到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