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

2020-06-27 21:05

马车缓缓而行,车厢里坐着轻若烟与洛王妃及世子。

洛王妃第一眼就看到轻若烟绑着伤口的胳膊担心的说,“烟儿你受伤了?”

轻若烟看了一眼胳膊微微一笑,“姨母我不碍事的,只是不小心被树枝刮破了胳膊而已,已经不疼了。”

洛王妃夏兰这才放心握着轻若烟的手,亲昵的打量着轻若烟是否瘦了,看了好一会才说,“烟儿脸上的黑般似乎少了也淡了。”

洛王妃夏兰如此一说,洛王世子洛霆毅才察觉到,“母亲说的对,的确少了也淡了。”

轻若烟微笑,“嗯,再有两三天应该会完全消失。”

夏兰诧异,“这还会消失?”

轻若烟点头,“姨母,因为烟儿中了毒才会长出这些难看的黑斑,一位高人已经给我解了毒。”

夏兰与洛霆毅同时一惊,“中毒?”夏兰细想一下也是,烟儿五岁以前的模样可是粉雕玉琢可爱极了否则也不会指给三皇子,每次妹妹带着她参加达官贵人的聚会这个漂亮可爱的小丫头都会成为聚会的焦点,可妹妹走后烟儿丫头的脸上就开始长这些丑陋的黑点直到现在。

想到这里夏兰心里难受,可怜的孩子没娘疼,竟然五岁起就被人下毒,仔细斟酌一番最后把目标定在段飞香的身上。

心里气愤至极,“原以为她一直是个好的,对你上心所以我才放心让你在轻侯府待着,没想到段飞香竟如此恶毒。”说到这里她轻拍轻若烟的手,“烟儿我们不回轻侯府了跟姨母回洛王府,姨母再找个机会好好惩治惩治段飞香。”

轻若烟却一脸幸福的笑,“姨母不必为我心烦,段飞香已经遭到报应不过我绝不会如此轻易地放过她。”

“哦?”夏兰不太明白。

轻若烟便把两天前发生的事通通说了一遍,听的夏兰与洛霆毅是心惊肉跳的。

洛霆毅当场跳脚,“老王八蛋,竟然敢谋杀我烟妹妹,该死的回去小爷我就去把她给卸了。”

夏兰也恨不能马上将段飞香大卸八块,“可恶,真是可恶只打五十大板太便宜她了,不行回到城里我就去找你们家老太太理论理论。”

轻若烟此刻真的感受到亲人的关怀,眼圈红红的,夏兰以为轻若烟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才会哭,赶紧将她搂紧怀里安慰,“烟儿放心,姨母就算拼了命也要告到皇上那里给你出气。”

轻若烟赶紧擦干眼睛,“姨母莫要如此,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绝不能做。”

夏兰看着轻若烟,感觉烟丫头真的长大了不一样了。

轻若烟低语,“姨母,段飞香的父亲是皇帝偏宠的丞相,妹妹又是宫里圣眷正浓的贵妃,所以万不可轻举妄动。”

夏兰心下更加喜欢烟丫头了,现在这孩子竟然会为大局着想,“烟儿你的意思是?”

轻若烟微笑,“让她犯在皇上手里,皇上自然会制她的罪,是死是活与我们无关,还不用得罪人。”

夏兰笑了,瞅瞅一边无所事事的洛霆毅,“你呀好好跟妹妹学学,都这么大了还不如妹妹懂事想的周到,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

洛霆毅被母亲说成这样,顿时感觉在表妹面前丢了面子,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夏兰撒娇,“母亲,您不能这么说,您应该在烟儿妹妹面前维护我的光辉形象。”

夏兰与轻若烟一听同时噗嗤一笑,夏兰打趣,“呦,你这君临第一纨绔还有形象可言么?”

顿时车厢内多了许多欢声笑语。

————

大婚的前一天,轻若雪终于醒了过来,她的在普陀寺庙里的事已经是流言满天飞,都成为君临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因为一直昏迷,轻侯爷无法动用家法这回可把他气的不轻,交代下人轻若雪醒来后不准踏出院门一步。

这不一醒过来就开始哭哭啼啼,然后带着一大帮子的丫头婆子来轻若烟的院子找麻烦。

“轻若烟你给我出来,你这个小贱人赶紧给我出来。”轻若雪此刻哪里还有半点淑女的形象,整个人蓬头丐面如同泼妇骂街一般。

花红、柳绿、两个忠心的丫头挡在轻若烟的房间门口就是不让轻若雪进去,即使挨打也不做声反正就是不准任何进。

轻若雪气急,“两个该死的贱蹄子给我滚开,滚开……”

花红俊俏的脸上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不用问就知道是被人打的,即使如此依旧纹丝不动,“二小姐刚刚滑了胎还赶紧回去修养吧,我家小姐还未睡醒忌讳被打扰。”

柳绿也不甘示弱,“是啊二小姐,我家小姐明日大婚如果今日占了您这坐小月子的人岂不是晦气。”

反正二人明天要跟着自己小姐离开,今日就算把话说绝了狠狠地替小姐出口恶气也不为过。

轻若雪气的手指发抖,指着两个丫头,“你们,你们竟然羞辱于我,今天我定饶不了你们。”说到这里便冲着几个家丁大喊,“给我把这两个贱蹄子给绑了活活打死。”

家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动,三小姐如今变了,不似从前似乎比夫人还不好惹,花红、柳绿、是三小姐的贴身丫鬟他们可不敢轻举妄动省得惹火烧身。

轻若雪一看无人上前更加恼火气急败坏,“怎么还不动手别忘了她轻若烟明天就要出嫁,你们可还都在这轻侯府里。”

几个家丁一听也是,不再犹豫上前就去扯拽花红、柳绿。

“大胆。”一声怒喝令人心惊。

轻侯爷愤怒的被人推了进来,段飞香得到消息也顾不上屁股上的伤,在婆子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赶了过来。

轻若雪一见轻侯爷马上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爹爹,是轻若烟害得女儿,都是轻若烟设计毁了女儿的清白。”

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吱呀”一声开了,轻若烟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靠在门上,“若烟这是哪里得罪姐姐了,让姐姐如此兴师动众的来找妹妹的麻烦。”

轻若雪没有回头,更没有看到众人那惊呆的表情,“爹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就是轻若烟嫉妒女儿美貌,又嫉妒三皇子喜欢女儿所以才害的女儿失去清白。”

轻若烟冷笑,“姐姐如此说法真是可笑,难道你怀孕三月之久也是妹妹我陷害的。”

一句话堵的轻若雪面红耳赤,转身正要大骂,可所有污秽的言语卡在喉咙里再也出不来。

轻若烟此刻如同月宫仙子一般,美得不可方物,完美的五官精致的不像话,绝美的轮廓挑不出一丝的瑕疵,黑斑褪尽容颜尽显,竟是如此的倾城倾国,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别样风采的美。

即使没有任何装饰依旧美的令人窒息,肤如凝脂剔透晶莹仿佛吹弹可破,站在那里婀娜多姿玲珑有致另人爆喷鼻血,别说是君临国,就算整个胜武大路都难找出如此美人。

看着大家的表情轻若烟心里轻笑,果然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看脸的时代,刚照镜子的时候她把自己都吓一跳,长的这么祸水估计以后很麻烦不过她喜欢。

轻侯爷最先反应过来,“你是烟儿?”

轻若烟缓缓靠近轻远山蹲下,“爹爹,是女儿。”

轻远山抬手摸着轻若烟的脸,“你与你的母亲倒有几分相似,出落的比她更美。”即使已经确定她的确是轻若烟,可轻侯爷心里还是不可置信,“烟儿你的脸为何?”

段飞香先是一惊,难道轻若烟知道她给她下毒的事了,恐怕这回再无法脱罪了。

轻若烟抬眸凉凉的看了段飞香一眼看的段飞香是心惊肉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