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娘子如此不靠谱_楚洛墨林子然_扬苏

2020-06-27 18:02

娘子如此不靠谱第13章 混世女魔头

“儿子不敢……”靳云白赶紧屈身回道。

对亲妈不要说下手,即使是有这一般企图在这个时代也是不孝的大罪了。

“跪下。”

清河王妃寒声道。

靳云白一咬唇瓣,瞧了眼躲在清河王妃背后幸灾乐祸的蒋清逸一眼后,只好撩衣跪倒在地下。

程氏如今是说亦不是,不说亦不是,窘迫在那儿,非常头痛自己怎能会生出这般一个倒霉孩儿来。

原本好端端的来告罪的,这下到好,完全将人家小王世子给开罪的死死的了。

程氏无可奈何,只好对清河王妃又道了罪,仓促的拽着自家不省心的“宝贝儿子”离开了。

一上了车子,程氏就忍耐不住一耳光朝蒋清逸的头上拍去怒道

“你这孩儿,就不能不要惹祸了呀!我也不清楚造了啥孽,生出你这般一个孩儿来。”

蒋清逸早已防范着程氏这一手了,在程氏耳光拍过来时便躲去,随即肉球一样扑到了程氏怀中发嗲道

“母亲,不要打我了,我到是不怕痛,便是怕你打的我手掌痛。”

程氏给这蒋清逸一抱气的到是笑开来,这没脸没皮的劲跟她父亲一个样儿。

“你这孩儿,咋居然还学会剥蛇皮烤蛇了,这样野,往后可咋得了。”

程氏扯起牛皮糖一般的蒋清逸教训道。

“呵呵。”蒋清逸高声笑起,小奶包脸笑的见牙不见眼,随即对程氏摇头讲道

“才不是蛇呢,我便是骗那个傻瓜的。那个房子中边恰好养了一桶泥鳅,我觉的饿了,便揪住一条烤着吃,结果那个傻瓜觉得我将小蓝烤着吃啦!我才不舍的烤小蓝呢!”

蒋清逸说着便伸出莲藕一般肉乎乎的手腕儿来,程氏但见蒋清逸的手腕儿上缠着一个葱绿葱绿的玉镯,正想问蒋清逸从哪儿的来的这桌子时,那手镯儿居然动了,而后便看见那手镯儿上抬起了个小脑袋来,黑黝黝的俩小眼瞧着程氏,口中还欢快的吐着鲜红的红信子。

“啊!”

一声女人的尖叫声从车子中传出,赶车的马夫惊的赶快拽住了缰绳还未有等程氏的贴身丫环彩鸥进车中问询,便看见一个火红的圆球从车子中灵慧的跳出,看到彩鸥时还嘿嘿一笑,一展眼便没影了。

“母亲,我先出去玩了呀!”

远远的,蒋清逸欢快的对着从车子中探出头来的程氏叫道。

程氏连气带吓面色都有一些发白,彩鸥抚着程氏的胳臂给程氏顺着气劝解道”太太,清哥儿还小,未免顽皮一些,慢慢的教便好啦!”

“还慢慢的教,如今已都淘出圈了,居然连蛇都敢玩了,并且还是从人家清河世子那儿偷出来的!”

程氏好赖将这口气儿缓来,怒火冲冲的讲道

“你要人将这个小子给我抓归来,看我今日咋拾掇她的呢!”

彩鸥扑哧笑发声来,而后对程氏道”太太,清哥儿跑都跑了,那一些粗苯的家丁哪儿抓的到她呀!

等晚餐时候自己便回来了,届时你是打也罢,罚也罢,不是也方便!”

“诶!”

程氏叹了口气儿,小声对彩鸥讲道

“她的事儿你也晓得,好端端的一个姐儿,如今养成了这般,我哪儿可以不愁呀!

现在居然愈发的管不了了,要真真是个哥儿也便罢了,可她又不是,这往后你说可咋办呀!”

彩鸥也不清楚应当说啥好,只可以默默的给程氏搓着头。

程氏实际上亦不是真想问询彩鸥咋办,讲完以后她也是累了,默默的倚在靠枕之上合着眼,不知是睡了还是在思索着。

……

程氏的担心蒋清逸是半分也不清楚的,现在她算作得了新玩具了,正拿着小蓝跟阿豹两人显摆呢!

小蓝委曲的盘在蒋清逸的胳臂上,无精打采的给这俩小屁孩戳过来,摸过去。

蛇在屋檐下,必须垂头呀!

小蓝心头感叹着,为了活命,他也是没法子的呀!

便在几个时辰以前,他出师未捷,给这可怖的小孩一个揪住了七寸,随后就是一顿又扯又踢,直至将它磋磨的是奄奄一息,这才玩腻了。

小蓝原本当蒋清逸玩腻了往后可算能放过它了罢,可却没料到,更加可怕的事儿要上演了。

蒋清逸从地下拣起了装死的小蓝,左端详,又端详,而后讲了句小蓝终身难忘的话。

“不会真死了罢!既然死了,那便烤着吃了罢!虽小了些,可大狗儿他父亲作的烤蛇肉可香了……”

蒋清逸话还未有讲完,小蓝就满血复活了。

生还是死,这并非一个问题,起码在小蓝这儿它彻底全无原则的选择了生存,随后没任何尊严的开始在地下跳起舞来取悦面前这个小魔头!

“来,给爷爷我跳一个!”

蒋清逸一幅小恶霸的模样对小蓝讲道。

小蓝委曲的从蒋清逸的胳臂上游下,在地下慢慢的的晃动起了身体,跳起了舞。

“大哥,这也太厉害了罢,竟然真会跳舞呀!”

龙儿惊诧的张圆了的眼对蒋清逸惊呼道。

蒋清逸坐在一个树墩子上,由于她个身太矮,因此即使是坐在不大高的树墩子上脚也碰不到地面,因此来回晃荡着俩小胖腿。

蒋清逸满面嘚瑟的对龙儿道

“呵呵,这可是自那个啥王世子那搞回来的,你们嘴都给我严实些,不准讲出去呀!”

“大哥,这蛇除了会跳舞还有啥用处呀?”

阿豹过了片刻后又多蒋清逸问。

蒋清逸神秘兮兮的鼓起小奶包脸一乐,而后从树墩子上跳下,将小蓝一个拣起后对他俩个讲道

“那用处可大了,跟着我走,我给你们长开眼界。”

见蒋清逸这般,阿豹跟龙儿俩都给勾起了新奇心,

蒋清逸走的是城东的方位,没走多远,便到了一家糕点铺子的门边。

“诶,这不是淑芬家开的么!”

龙儿困惑的对蒋清逸问。

龙儿讲完,阿豹便憨声憨气的讲道

“大哥,上一回你跟燕子手掌拉手掌的出来要淑芬看到了,结果淑芬就不开心了,非常长时间全都不出来找寻你玩了罢!”

阿豹才讲完,便给龙儿一耳光拍在他脑袋上了。

“住口,你个蠢货!”

龙儿对阿豹骂道。

大哥这段时候一直为这事儿郁闷呢,这傻瓜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