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穿越沦为皇宠:倾城帝妃 颜初瑶颜赢小说

2020-02-10 21:19

穿越沦为皇宠:倾城帝妃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沦为皇宠:倾城帝妃》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颜初瑶颜赢,是度寒最新创作,目前正在连载中。从出生起,我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的父亲是颜曦,燕国开国最伟大的皇帝,他凭借一己之力攻下周边六国,大统天下——接着,很卑鄙无耻的诈死落跑,带着我的母亲消失无影踪,和我玩起了无休止的追赶游戏,并以此……

《穿越沦为皇宠:倾城帝妃》 第13章 幸好只是梦 免费试读

温若若是在午膳飘荡的香气之中张开眼的,几个踮着脚走路的宫娥在悄无声息中把饭菜都摆放妥当,用食物的浓香把酣睡的娘娘‘勾’起,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她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脑子里还是迷迷糊糊的,有些回不了神。

幸好,她现在已经是位娘娘了,身子倦了,不必吩咐也有人帮她穿衣、梳洗,虽然生活***的不像话,不过在不想动的时候,还是蛮惬意的。

用牙盐净了口,宫娥已经把浓汤盛好,引人食欲的色泽令若若忍不住吞下一大口,真是好喝,宫廷御厨的拿手佳肴,色香味俱全,美味的兼职没法拿言语形容。

她边喝边努力的回忆,昨晚上燕隐哥哥究竟有没有来呢?月夜相拥,深情款款,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几分不真实。她和燕隐哥哥怎么会亲热到那个份上?真是不可思议啊。

她若有所思的望着床,醒来时的确是睡在此处的,而且并没有从树上与燕隐哥哥一起回房的记忆,那么也就是说,昨晚有关的一切很可能都是她在梦里凭空杜撰出来的。

若若松了一口气,拍拍小胸脯子,“幸好只是梦,不然真不知该怎么见燕隐哥哥了,丢死个人。”

宫娥不解的望向若若,“娘娘,您是在与奴婢讲话吗?”

糟糕,一不小心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温若若干干的笑了笑,晃晃脑袋,继续与美味作战。

她才不能把燕隐哥哥暴露出来,这皇宫里边,人人都不是傻子,万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害了燕隐,可就惨了。

才吃了一半,忽然隐隐传来女人扯高嗓子怒吼的声音,‘紫霞宫’‘滚出来’之类的词汇飘进了若若的耳朵,是有人在外边叫她妈?

她依稀还记得,宫娥太监们对她的称呼正是紫霞宫侧妃娘娘。

皇帝对这个贱女人还真是看中

吉妃在来紫霞宫的一路之上,怒火炙烤着五脏六腑,每一处都灼烧似的疼,连毛孔里喷出的都是高温的气息,两条柳眉竖立着,一对本就不算柔和的瞳眸这会儿布满了血丝,可见紫霞宫与日冕帝‘有染’的消息对她打击有多大。

‘她的’皇帝哥哥竟然先去宠幸了一个不起眼的侧妃,来到紫霞宫这么破的地方,流连忘返。

她不敢相信所听到的,于是,连午膳都没用,就立即带了几个贴身的奴才,匆匆往后宫最偏僻的地点而来。

中间还走错了路,到了冷宫门前,她晦气的啐一口,怕沾了霉头,连忙掉头回转,好不容易到了紫霞宫,只见大门紧紧关闭着,而角门那边,却有二个太监和四个冷面的侍卫守着门。

吉妃可是肃亲王的长女,平素里娇纵惯了,她好歹是接了金册的正妃娘娘,架子端起,小脸绷出主子的态势,挥手让身旁的小太监去叫门。

守门的太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来找麻烦的,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进去给侧妃娘娘报讯,只好战战兢兢的垂首而立,心中祈祷着千万别出什么乱子啊。

那四个侍卫是九曜亲自安排在这里的,隶属于内侍营,带着军中特有的坚强与刚毅,而且是绝对的死硬派,上边交下来的任务,宁死也得完成。

于是,吉妃的小太监碰了一鼻子灰,张牙舞爪的理论过后,灰溜溜的回到主子身边,不忿道,“吉妃娘娘,那几个不懂事的看门狗拦住了去路,奴才好说歹说就是不让进。”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小太监丢了面儿跌了份儿,自然得来找吉妃诉苦,哼,他家主子可不是什么好脾气,早晚得让侍卫护着的侧妃主子知道厉害。

吉妃自是认识看门侍卫红黑相间的铠甲,这可是内侍营的制服,看官位好像还不低,个个都是参将却被派到这里来守门,好哇,皇帝对这个贱女人还真是看中呢。

内侍营的将军们来守门

先前好不容易压制住的火气又被浇了油,蹭蹭的往上冒。

冰冷的指尖搭在小太监的手背,吉妃每一步走的都稳稳当当,沉重的脚步声踩的脚底下的青石板沉闷作响。

“这座紫霞宫,竟然让内侍营的将军们来守门,真是面子不小。”吉妃用大伙都听得见的音量自言自语,呛鼻的酸味随风飘散出老远。

四名侍卫躬身见礼,铠甲在身,免了跪拜,只用手作揖。

“让来,本宫要去和侧妃妹妹叙谈,你们挡在这儿做什么?”她一张嘴全是浓重的火药味,可没看在是皇帝派来的人就留情面。

“回禀娘娘,陛下有旨,不得亲允,紫霞宫任何人都不许随意进出。”侍卫不吭不卑的回道,多余话不说,直接抬出皇帝来压,很显然也没准备给这位吉妃娘娘面子。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就升腾起来,四人雄纠纠气昂昂的站定,大有四夫当关,万人莫敌的意思。

“少拿皇帝哥哥来压本宫,后宫之内还轮不到你们四个奴才来欺负主子。”宫装甩袖,几乎扫着侍卫的鼻尖过去,她可是名正言顺的皇帝妃子,就不相信这几个奴才真敢对她不敬。

蛮横无理的使劲往里撞,侍卫若是敢近她的身,吉妃便要大呼非礼。

到时候,巡逻的御林军会一涌而上,把这四个狗奴才乱剑戳死,即便到了皇帝哥哥那里打官司,她也是站着理的。

这招虽然卑鄙,不过的确是管用,在战场上斩敌千里,面不改色的铁铮铮汉子,被吉妃的横冲直撞逼的连连后退,既不敢动武阻止,更不敢有肢体接触,毕竟是皇帝的女人,撞做一团的话成何体统。

从紫霞宫的正门后又并排走出两人,却是这次负责守卫工作的正副头头,其中一人头微秃,撕裂的嗓音像是庙里的大钟,震的人耳鼓嗡嗡作响。“停住!你们忘记圣旨了吗?”

侍卫阻止

圣旨二字,醍醐灌顶。

四名侍卫,并排站定,挺胸抬头,虽然面部有些不自然的扭曲,还是任由着吉妃撞上来。

咚!!

她娇呼一声,捂着几乎扁掉的鼻子向后仰着倒下去,几个小太监手疾眼快的扑上,给吉妃做了人肉垫子,才免去她后脑磕地的命运。

“你们这群该死的侍卫,想摔死本宫,哎呦”捂着腰,勉强的站起来,吉妃觉得自己被深深的伤害了。

这暗处不知道藏了多少双眼睛,窥视者紫霞宫门前发生的一切,若是今天的事传扬到那群好事的女人之中,她的脸算是丢尽了。

这会儿阻止已经来不及,怕是早就有人回去颠颠的报讯了。

于是也不顾什么面子了。

推开努力的想搀扶她的宫娥,吉妃抬高音量大吼大叫,“紫霞宫,给本宫出来,你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侧妃,还懂不懂规矩?别看后宫暂时没有皇后,难倒还没有王法了吗?”

侍卫头儿冷声道,“娘娘!!”

“怎么?不让本宫进,难倒连说话也要阻止吗?皇上也下了旨意说紫霞宫门前不准一个正妃娘娘说话吗?”吉妃咄咄逼人,她挥舞的手指,红光频闪,却是染了一贯喜爱的大红色指甲,愈发衬得双手寒森森。

皇帝自然不会下这样的旨意。

可难倒她自己都不觉得丢人吗?

如此不顾形象的大呼小叫,亏她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正妃娘娘。

“娘娘随意,属下不敢阻止也不会阻止!”侍卫头绵里藏针的顶回去,冲先前守门的侍卫挥挥手,就又回转到宫门之后休息去了。

既然管不着,也没必要陪着吉妃发疯,若是传扬出去,他还要不要混了。

吉妃气炸了肺,她从小被父亲娇生惯养,连一句重话都没受过,向来都是别人让着她,哪里像今天似的被人堵在门外丢人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