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宣月宁裴寓衡小说-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小说阅读

2020-02-10 21:07

小说《重生成病娇心尖宠》的主人公是宣月宁裴寓衡,为您提供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宣月宁裴寓衡小说阅读。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宣月宁裴寓衡小说精彩节选:越州北坊宣府,宵禁刚除,清晨炊烟袅袅,一行人从宣府后门鱼贯而入,将信封妥善交到肖夫人手中。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推荐指数:★★★★★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在线阅读>>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精选:

越州北坊宣府,宵禁刚除,清晨炊烟袅袅,一行人从宣府后门鱼贯而入,将信封妥善交到肖夫人手中,又趁着街上人稀少离开了越州。

肖夫人坐在自己小屋中,拆开信封,厚厚一叠飞票掉在梳妆台上,她手指轻捻,满意的将其收拢在放钱的小盒中。

闻讯而来的宣嘉亦带着一身脂粉味冲了进来,上去就将信封拿起,往中间一看,除了一封信什么都没有,不满道:“夫人,裴家给的钱都哪去了?”

肖夫人抽走他手中信封,冷笑说:“刀笔吏裴寓衡拒不接受,那两个孩子也没能发卖成功,裴家凭什么给你钱。”

宣嘉亦啐了一口,“裴家倒是打的好算盘,不给钱还想我们帮他干活,怎么说那都是我妹子一家。”

这个时候知道是你妹妹一家了,肖夫人理都未理他,将那封信拿出看了一遍,心中了然,怪不得他们着急了。

女皇有意培植自己势力,今年进士生名额越州要占一半,各州才子即将到来,他们当然不放心在长安就有才名的裴寓衡。

心中有鬼,生怕他一飞冲天,除了这个,还在信上指责他们办事不利,宣嘉亦探头,没关心越州才子之事,只看见责问之语,当时就气得拍桌子大骂。

肖夫人白了他一眼,任由他将信撕碎扔进水盆,“你气什么,信上也没说错,接下来还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断了他们家的生路。”

她拿出几张飞票,宣嘉亦脸上盛怒倏地不见,快要笑成一朵花,在他要伸手碰到时,她快速撤回,咯咯笑了两声,“夫君?你可舍得?要知道裴家除了给钱,可还承诺,一定给我儿个进士生名额,你这当父亲的没能耐给儿子铺路,可别挡了我。”

钱财动人心,但还不至于让她三番五次得罪裴家,想方设法算计他们。

最关键的还是那个进士生名额,有了那个,她的儿子最次也能当个县令,就此摆脱现在身份,当个人上人。

原本她还有所怀疑,如今得了越州将占一半名额的消息,当即便信了。

宣嘉亦求饶,“哎呦,我的好夫人,都听你的,我近日倒是看上了一个乐户女子,你看?”

肖夫人松了手,任由他抢走飞票,一双丹凤眼斜勾着,“那就纳进来吧。”

门外婢女声音传进来,“郎君,娘子,宣家小娘子来找。”

两人对视一眼,宣嘉亦将飞票放进钱袋道:“夫人,你不是还发愁吗,这不人来了,我就先去哄那乐户女子进门了。”

肖夫人看着那着急忙慌离去的背影骂道:“德行。”

此时的宣月宁在宣府静静等候,今日她没穿胡服,一身小娘子的乖巧服饰,裴父出事,本不就该穿色彩鲜艳的衣裳,若不是她只有一身胡服,是断不会穿的。

她将衣裳整理了一番,留出素净的,其余全都典当了,那些钱宣夫人说什么也不肯要,她便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手中有钱,腰板都挺直了几分。

但这些钱远远不够她预想的,她需要钱,肖夫人则需要机会插手裴家,她这不千里送人头来了。

省得肖夫人绞尽脑汁的使坏,莫不如让她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想动她,可得看她的本事了。

摸着略显空荡的钱袋,她翘起嘴角,见到肖夫人出现,笑容更是灿烂,送钱的来了!

甜甜道:“伯母,七娘今日过来赔罪了,那日伯母走后,阿,姑母发了好大的火,七娘后来才知晓原来伯母是给阿兄找了个刀笔吏的活,姑母只是,还沉浸在过往,不愿意接受现实,伯母别生气,七娘代他们来赔罪。”

以宣家族谱论,她排第七,是正八经的宣七娘呢。

肖夫人眼中闪过算计,拉过她的手,带着她往厢房走去,洗洗盘问:“好孩子,你又何罪之有,跟伯母说,家里发生了何事?”

她被问的面上为难,吞吞吐吐说裴寓衡又病了,要吃的尽是名贵药材,家里没什么钱了。

低着头的小娘子,脖颈弯出一个优美弧度,依旧能看出明眸皓齿好颜色,她闭着气憋红了脸,一副羞涩模样,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七娘知晓伯母手里有许多商铺,不知道伯母能不能让七娘去商铺帮忙,伯母,嗯……不用给七娘太多钱的,但还是得够维持温饱的。”

这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多,裴家是真得山穷水尽了,连还未及笄的小娘子都出来赚钱了。

肖夫人丹凤眼上挑,眼里尽是笑意。

“你要到我的商铺里干活?”一面拍着她的手以示安慰,一面试探问,“伯母自然是欢迎的,你会读书写字,那可帮了伯母大忙,但向来商人低贱,你姑母能同意?”

宣月宁摸摸袖子里的东西,满意一笑,上钩了,飞快的看了一眼肖夫人又垂下头去,“姑母定能谅解的。”

她又急急道:“我知道为难伯母了,伯父应是不喜欢我来的,但除了伯母,我真不知自己还能去哪,我又没出去干过活,心里还是很害怕,想着也就只有伯母会护着我。”

被变相维护住自己良善脸皮的肖夫人,欣慰的紧,送上门来的,被裴家当亲生女儿养的小娘子,岂有不要之理,当下就道:“那好,你就来伯母的铺子上,伯母正好在归行坊有一间首饰铺子,你就到那去帮忙!”

惊喜来的太突然,她松开衣袖,首饰铺?这可真是正中下怀。

“来,伯母送你去首饰铺,你从长安来,到了铺子可得帮忙瞧瞧那些首饰的设计,越像长安小娘子佩戴的越好。”

宣月宁不住点头,何止长安,她可还在洛阳待了半辈子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