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人物能翻天

2020-05-23 09:04

第15章:还有救

傅长义开着车子,直奔省城第三中心医院,这个医院在心脑血管病方面,在全国都属于最顶尖的。

等到了八楼,门口就已经有特勤人员守卫了,傅长义打了电话,傅修延亲自出来,才算是把人接进去。

到了门口,一个面带威严之色的年轻人,微微地皱着眉头,打量着宋飞扬。

“傅叔,你说的就是他?太年轻了吧!”年轻人有些疑或地道。

傅修延赶紧道:“家和,当初我受伤,如果不他出手,放出我脑中的淤血,我只怕早就没命了,我可以为小宋的医术做担保!”

秦家和见傅修延一脸认真的模样,便点了点头,“进来吧,别乱说话!”

直廊里的人挤得满满当当,除了秦家的家人之外,还有不少各部门的头头脑脑,每个人都是一脸急切的神色。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人还在抢救当中,宋飞扬跟傅长义站在一起,也没有冒然开口,但是,在手术室门口,一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瞥见了秦家和带他们进来,目光一下子就变得不善起来。

“家和,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懂点事,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乱往这里带人!”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皱着眉头,没好气地训斥着秦家和。

傅修延赶紧上前道:“家声,小宋是我带来的,他的医术......”

“你闭嘴!”秦家声厉声喝道:“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会个什么医术,太不拿我爸当一回事了,真要是出了问题,你们谁能担得起!”

秦家声的话,让傅修延立刻就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老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名容妆精致,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拉了拉秦家声道:“大哥,傅叔叔也是担心爸爸,现在爸爸的情况,但凡有些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

“小水,你长点脑子行不行,别被人牵着鼻子走,不管怎么样,我绝不允许别人拿爸爸的病情做文章!”秦家声斩钉截铁地道。

宋飞扬看着一脸大义凛然的秦家声,觉得挺有意思,这个当大哥的秦家声,分明就是冲着秦家和这个弟弟在发难,好像在无意之中,陷入到了家族的争斗旋涡里,这倒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体验,就是难为了傅家父子喽,一片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或者说,被当成了做伐的武器。

当秦家声凌厉的目光落到宋飞扬的身上时,他就知道,这个家伙,又要拿自己当武器了。

果然,秦家声指了指宋飞扬,冷冷地道:“你有行医资格吗!”

宋飞扬想了想,自己每一次出手,都是一次成功的医案,至于说行医资格证,这东西还真没有,没有就没有,宋飞扬也不屑于辩解,直接摇头。

秦家声看了看旁边的妹妹秦千水,点着宋飞扬,实际上却是在点着秦家和,“你看到了没有,连这样的人都敢往这里带,是不是怕爸爸病得太轻!”

宋飞扬的眉头微微一皱,抬头望向手术室,那里的气息有了很大的变化,于是悄悄地碰了一下傅长义,低声道:“告诉你爸爸,一会不要多事,否则的话,是个麻烦!”

傅长义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赶紧拉了一下父亲,使了一个眼色。

就在秦家声要再次发难,重重地打压一下弟弟的时候,抢救室的灯灭了,门也被推开了,几名年岁颇大,哪怕一脸疲惫,仍然带着医术高绝者自信的医生,从中走了出来。

秦家声顾不上发难,赶紧在第一时间冲了上去,拉住为首的老者道:“医生,我爸怎么样?”

老者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们尽力了!”

“什么?”

所有人都如遭雷击,秦家人个个面如死灰,包括傅修延等背靠大树的人,更有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却还有不少人,目光闪烁,在第一时间,就准备改换门庭了。

老者沉声道:“患者颅内血管破裂,再加上又有外伤导致的颅骨损伤,送医又耽误了一段时间,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爸!”

“老秦!”

秦千水和守在门口的雍容中年女子非呼一声,一起冲进了手术室。

原本挤得满满当当的走廊,在悄无声息中,人越来越少,这人才刚走,茶立马就凉了。

傅修延等跟这位大人物联系极深的几个人,脸都青了,大厦已倾,覆巢之下,蔫有完卵啊。

“哥,你给看看,是不是还有机会!”傅长义拉着宋飞扬,不甘心地道。

这时,正准备进手术室见最后一面的秦家和,眼睛也一下子亮了,像是溺水者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紧紧地拉住宋飞扬,“对对对,傅叔说你是神医,求你了,给看看吧,我爸也许还有救!”

秦家和几乎是硬闯着宋飞扬闯进了手术室,手术床上,躺着一个身上缠着各种仪器的老人,头发刚刚刮了大半,看样子,还没来得及手术,就抢救无效了。

从仪器的显示数值上,人确实已经没了,但是宋飞扬根本就没看仪器,一个是用不着,二来,也看不懂。

秦家和拼命地把围在老人身边的人往旁边赶,泪流满面的秦家声厉声喝道:“老三,你要干什么,爸爸已经没了,你就不能让他走得安稳一些吗!”

“有救,一定会有救的,神医,求你了!”秦家和顾不上和大哥争辩,不停地向宋飞扬哀求着。

挤在门口处的傅长义,不停地向他双手合十哀求着,本来打算抽身走人的宋飞扬叹了口气,别人不管,自家兄弟的面子总不能不给啊。

伸手在老人的手腕上一搭,细细地号起脉来。

“咦?还有两分残脉,人还有救,让一下!”宋飞扬道。

宋飞扬一声还有救,顿时让所有的秦家人都升起浓浓的希望来,就连秦家声都不敢再说话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宋飞扬摆法场,跳大神,他们都要支持,因为一家子人都系在病床的老人身上。

宋飞扬伸手掏出银针,二话不说,一根就顺着头部的伤口刺了进去,半尺长的银针,一下子就刺入一大半,手指在针尾一捻再一弹,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顿时,一丝丝的淤血,顺着针尾流了出来。

同时,十几根银针,深深地扎在老人的胸腹处,那些跟进来的医生,一眼就看出来,这些银针,分明就深深地扎到了五脏六腑当中,甚至连心脏处都挨了一针,以深度来看,这根银针,分明就已经刺入到心脏瓣膜当中了。

“这不是胡闹吗!”一名中年医生沉声道,然后拉了拉旁边的老者道:“您看......”

“闭嘴,你看病人的脸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