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独家)夏天陆少城小说免费阅读-夏天陆少城小说大结局

2020-05-23 09:03

夏天陆少城小说名字叫《错位恋人》,是沈约创作的现言小说。泰格文学为您提供(独家)夏天陆少城小说免费阅读,夏天陆少城小说大结局。陆少城的胳膊越缩越紧,夏天差点喘不过气来。过了好久好久,夏天才敢伸手轻轻拍一拍陆少城的胳膊以表安慰。

《错位恋人》精选章节

从医院走出,夏天不意外见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路口等她,渐渐的,也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习以为常。

夏天刚一上车,发现陆少城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不自在的摸了脸,“怎么了?我哪里有些奇怪吗?”

“不,很好。”比起在精神病院里见到的狼狈模样,确实好太多。

陆少城一联想他所谓的生父的吩咐,脸色阴沉沉的,情绪变化之迅速,让夏天有些傻眼,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值得让他生气的话。

车子在路上开的飞速,夏天心跳加快,紧紧抓住安全带,上一次脑袋撞上车窗时的痛还历历在目。

车速很快,夏天还是看清楚了,这不是回家的路。

“你要带我去哪儿?”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陆少城只丢下这一句,神情专注的看着前方。

就在即将出高速的时候,陆少城突然转变了方向,动作之迅速,让夏天手心冷汗直流。

后面的车也是怨气满满,喇叭响声四起。

大概是终于发泄够了,陆少城现在才想起车里还有个夏天在,她的脸色惨白,显然是害怕极了。

放缓到正常车速,陆少城依旧紧绷着脸皮。

夏天缓了好一会儿,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才缓缓散去。

“那天那个男人,是我的生父。”陆少城缓缓开口道。

夏天记得,是他刚刚将她从精神病院带回来的那一天,他向着一个男人说会娶她,那个男人还大发雷霆来着。

“当年,他的儿子出了事,于是就想到了还有我的存在,强硬的将我带到了国外,也多亏了他,我才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陆少城现在只需要一个听众,而夏天这个同盟,正好是最好的选择。

夏天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看着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一如当年校园当中,她全然不嫌弃油腻的他坐在她身旁一样。

正在夏天疑惑陆少城怎么不继续说的时候,一个急刹,“到了。”

陆少城下了车,夏天也急急忙忙解开安全带跟着下车。

“陆夫人,准备好了吗?这里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夏天突然就笑了,主动伸手挽着陆少城的胳膊,将绑了一天的头发微微散开在肩膀上,神情也在一瞬间转变的温婉,端的就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样。

陆少城亲眼见证夏天的蜕变,眼中闪过惊艳。

“地狱都去过了,害怕什么?走吧,老公。”

宅子里灯火辉明,音乐声,祝酒声络绎不绝,原本的好气氛都被夏天和陆少城的到来打破。

甄伟看着在门口站着的一对金童玉女,脸色也不大好。

“爸,祝你生日快乐。”陆少城的实现从甄伟身后扫过,“来的还真齐全。夏天,这是我爸,来打声招呼。”

“爸,生日快乐,不知道今天是您的生日,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

夏天恰到好处流露出的歉意,和得体的妆容,让甄伟的脸色多少好了一些,“回来就好,就坐吧。”

陆少城显然不准备放过他四下看去,叫来女佣吩咐道:“我妈的位置呢?”

女佣一愣,她无措的看向甄伟,而后者的脸色已经跟墨汁一般黑。

“陆少城,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吗?我只是想妈了。”

陆少城说的无辜,甄伟身后的妇人,脸色变换的五彩斑斓,但还是强撑着出来打圆场。

“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要在惹你爸生气了,今天大家都在,还是不要闹脾气了。”

陆少城刚才的所作所为,都被这一张嘴说成了闹脾气。

夏天现在才直观的感受到,陆少城刚才路上所说的那一句话,当中蕴含了多少的心酸苦楚。

突然,就产生了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挺身而出挡在陆少城的身前,对着甄夫人道:“我从嫁给我老公后,还没有见到过婆婆呢。”

甄夫人的脸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气到了极致,委屈的看着甄伟。

甄伟也是个暴脾气,见夏天敢这么顶撞原配夫人,极为注重血脉的他气不打一处来,扬起宽大的手掌对着夏天的脸上就招呼过来。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透了整个宅子,当事人陆少城跟个没事人一样护着夏天,擦掉嘴角的血丝道:“我的女人,还轮不着你动手。”

“你不是想见婆婆吗?既然这里的人都不带你去,我亲自带你去。”

陆少城拉起一脸惊愕的夏天,轻车熟路的向院子里走去,临走出宅子,还能听到甄伟的怒吼声在后面响起。

这大概是他过的最刺激的一次生日吧,夏天心想。

咚的一下,夏天正走神没注意到走在前头的陆少城已经停下了脚步,撞得额头生疼。

“怎么不走了?”

夏天正疑惑着的,向着陆少城目光所及之处看过去,不由得一愣。

在他们的正前方,有一个小小的墓,要不是陆少城亲自带着的话,她兴许不会知道在这个角落里竟然还有个墓的存在。

墓碑上只写了死去人的名字,在就是陆少城的这幅模样,夏天足以猜出,这里面的人,就是她的婆婆,他的生母。

这一天,她陪着陆少城带着他的母亲回家。

陆少城还是一如既往的,但夏天还是从她的身上察觉出难以言喻的悲伤。

从托管的祠堂回到家中,夏天进了房间,陆少城紧随其后跟进来,在夏天猝不及防之下被牢牢抱住。

陆少城的胳膊越缩越紧,夏天差点喘不过气来。

过了好久好久,夏天才敢伸手轻轻拍一拍陆少城的胳膊以表安慰。

“伯母会在天上保佑着你的,就像我的妈妈一样……啊,陆少城,你做什么?”

脖间传来的疼痛,告诉夏天他正在用牙齿咬着她的脖子,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才放开。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陆少城离开后,夏天摸了摸脖子,触手一片血。

清洗了伤口,上了药,回想今天一天的遭遇,夏天这才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口发炎,醒来之后夏天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