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角是《苏尘江若云》小说全本阅读

2020-05-23 06:03

《举世无双》精选

“石涛真迹流传稀少,价值难以估量,但至少可以断定的是,绝对比这件磁州窑茶盏高上太多!若是真的,这场斗宝程兄可就彻底输了。”

“我看,像是真的。”

之前那个戴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此刻朝程建林低声说道。

这一句话,让后者的心瞬间便悬了起来。

如果苏尘辨别不出,那丢的可不止他一个人的脸!

蒋依依眨巴着一双狡黠灵动的大眼睛也望向苏尘,等着他做出判断。

终于,苏尘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假的,一副仿作而已。”

这两个字如同炸雷一般,瞬间让所有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程建林也脸色惨白。

完了。

蒋离稍稍诧异的望了苏尘一眼,这个回答反而让他眼中多出了些许笑意,之前的愤怒也少了一些。

“没错,这的确不是石涛原画,而是一副仿作,但你......还是输了!”

这话一出,几人瞬间面面相觑起来。

蒋依依也满脸疑惑道:“爷爷,您把我彻底搞糊涂了,这幅如果不是真‘石涛’,那岂不是说苏尘猜对了?他输在哪里?”

几人纷纷投来目光,显然心底也是一样的疑惑。

“是假的不错,可我打从一开始,便未说过这是石涛的真迹,哪怕是仿,也得看是谁的仿作......”

蒋离眉宇间满是胜券在握的神情,仿佛此刻已经吃定了苏尘一般,然而后者听到这话,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惊讶之色。

反而让他微微皱眉。

“帕帕!”

苏尘忽然鼓起掌来。

“好一个布局精妙的文字游戏,您是想说这幅《海宴河清图》其实是张大千仿石涛所作对吧?对石涛而言这是仿作,但对张大千来说,这却是一副真迹!”

蒋离怎么都没想到苏尘能说出这话来。

下意识从椅子上站起,微微惊愕道:“你,你竟能看出是张大千所仿?”

周围几人顿时恍然大悟。

近现代画家之中,当属张大千的‘造假’造诣最为深厚,尤其是模仿石涛画作的能力无人能出其右!

如今市面上流传的‘石涛’有好几成都是张大千亲手所仿,不仅以假乱真,更有很多甚至卖出比原作真迹还高的价格!

但看穿仿作之人是张大千,却也的确考验眼界见识,甚至一些成名已久的老人都得费一番功夫。

苏尘竟能一眼看穿......

“所以说,无论苏尘辨认出这幅画是真是假,也终将陷入蒋老的阴谋之中。”

“因为他从一开始便没有说出前提,谁知道他问的是石涛,还是张大千?张大千也是画中圣手,哪怕他随手仿作,只要是真迹也价值不菲!”

“一把年纪玩这种无聊的文字游戏,还是对一个小辈,蒋离大师倒还真是下得去手......”

几人的议论让程建林不由皱起眉头。

如果这个蒋离当真只是为了让自己当众下不来台,那他也的确太卑鄙了一些,一个在枫城赫赫有名的收藏界大人物,去为难初出茅庐的苏尘......

何其不齿!

“至少能辨认出这幅是张大千仿作,你比绝大多数人强太多太多,纵然是输也输的坦荡,苏小老弟不必介怀。”

程建林上前朝苏尘安慰道。

此刻被拆穿阴谋,蒋离算是彻底跟这些人站在了对立面......

但他显然不在乎这些,只要能赢,一样让苏尘颜面尽失!

以市面上对张大千画作的拍卖价格来看,这幅仿石涛《海宴河清图》的价格也至少不比那件磁州窑低......

“小子,你可心服口服?”

“不服!”

苏尘仰起头,面对蒋离居高临下的问询,却是缓缓吐出了两个字来。

“谁说我输了?”

旋即当着众人的面再度开口:“我说是假......”

“便是说这幅《海宴河清图》既不是石涛真迹,也不是张大千仿作,而是有人仿照张大千笔法二次临摹刻意伪造......”

“若是张大千所仿或许价值不菲,但无名之辈照着张大千笔法的二次仿作,价值怎比得过程先生那件磁州窑茶盏?”

苏尘此话一出,满室鸦雀无声。

“什么!”

谁都没想到局势还能有再度反转的机会......

“你!”

蒋离脸色阴沉。

“我说的对不对,一试便知。”

苏尘随手拿起一旁的餐刀,上前便在那副画卷上面划上一刀,旋即伏案仔细剔除其中丝缕纤维。

等蒋离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尘已然把想做的全都做完,他连阻止都来不及......

“你做什么!”

“这幅画少说值3000万,黄口小儿你敢毁了我最爱的收藏!”

蒋离的肺都要气炸了,恨不得上前跟苏尘搏命,全场其余众人更是被苏尘的举动惊得说不出话来......

直到苏尘将放大镜递到蒋离面前,冷冷的开口道:“自己看!”

那桌上,放着一小堆苏尘刚剔除出来的纸张纤维,待蒋离冷静下来仔细查验,便瞬间如遭雷击,蹬蹬后退几步......

“这,这,怎么会......”

蒋离的过激反应,反而让剩下的几人一头雾水。

苏尘借机解释。

“普通纸张的原材料是植物纤维,但这些却是经过提取的化学纤维,虽然更为坚韧,夹在原材料里也能让画作保存更久......”

“但这门技术却是实打实的现代工艺!张大千虽是近代国画大师,但他除非穿越到我们这个造假工艺纯熟的时代,否则他纵使有心,也断然没法仿出这么一副画来!”

“石涛真迹,亦或是张大千的仿作都价值不菲,但若是现代工艺打磨出的艺术品,那恐怕真值不了几个钱。”

苏尘掷地有声的几句话,让所有人心头疑惑彻底消除。

“抱歉毁了蒋老‘最爱’的收藏,不过以我浅薄的见识来看,莫说‘3000万’,这幅画怕是连3万都不值!”

“想来以蒋老的身份地位,纵然心中不忿,也不会逼着小子自掏腰包赔给您这三瓜两枣吧?”

“这场斗宝,小子侥幸略胜一筹,不过您这收藏眼光的确太差太差,所以之前我便说过......”

“我配不配鉴宝,您说了,不算!”

如果说之前苏尘只是在步步退让的话,那么此刻他的每一句话,便都是在一次次的反击蒋离!

字字珠玑,宛若刺中蒋离心头的尖刀!

一口鲜血,被蒋离强压至嗓子眼,却终究还是‘噗’的吐了出来。

颜面尽失!

“枫城古玩界最负盛名的蒋大师竟然打眼了,这......这要是出去,整个收藏界怕是得炸锅!”

“长见识了,今晚苏尘当真让我大开眼界。”

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却也让这几人心头惊喜万分。

连程建林都只能张大嘴巴傻傻的望着苏尘,仿佛要重新认识这个年轻人一般......

蒋依依心头惊慌,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爷爷当众吃瘪,面无血色,而对手竟然是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男人!

苏尘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旋即几步走到已然失了魂魄的蒋离面前,缓缓开口道:“蒋老,人到晚年更该珍惜名誉,耍阴谋可以,但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须知......”

“鉴宝易,鉴人难!”

最后这六字说完,蒋离瞳孔一缩,如遭雷击!

下一刻竟当着所有人的面‘噗通’一声冲着苏尘跪倒在地......

蒋依依吓了一跳,却怎么都扶不起颓然倒地,如同失魂,口中还呢喃念叨这句‘鉴宝易,鉴人难’的爷爷。

“我,输了!”

蒋离涕泗横流,他彻底败了,名誉也在苏尘面前荡然无存......

待众人反应过来时,哪还有苏尘的身影?早已潇洒而来,潇洒而去。

鉴宝易,鉴人难。

他留下的这句话,可谓一语惊天地,四野起风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