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江先生请回答周幼清江鹤齐小说(全本)

2020-05-22 21:05

《江先生,请回答》精选

“如果我发现你骗我,你就死定了。”

陶杯做到一半,秘书过来催周斯言回公司。幼清巴巴盼着他走了以后,忙不迭掏出手机上网查询麟城的音乐会。

她运气不佳,根本没有任何一场音乐会是在今天举办的,想必周斯言也早就知道了。

她撒了一个破绽百出的谎。

拿着手机无意识地翻看,幼清突然注意到邬奈的头像,灵光一闪,想起之前邬奈跟她说的学校乐队演出,正好就在今天。

虽然跟她同周斯言所说的音乐会不太相符,但好歹也是一场音乐演出。

幼清赶紧向邬奈求助,问邬奈他们乐队今天具体在哪个地方演出,时间几点,方不方便给她留一张门票。

邬奈这人够义气,幼清一开口,她立马打包票说,只要人过来就行。

幼清这才算松了一口。她跟店长请了假,下午回去准备准备,傍晚去听邬奈的演唱会,希望到时候能应付过周斯言这一关。

乐队演出地点在麟城大学音乐系演播厅,幼清过去的时候还早,里面的工作人员在忙着布置场地。邬奈刚化好烟熏妆,从幕布后蹿出来吓幼清,狗啃了似的头发也已经好好地打理了,变成一头清爽帅气的短发。她看上去咋咋呼呼,像个莽撞的男孩,实则生得骨架小,短发的模样也好看。

幼清问她脚踝好了没有,她潇潇洒洒一挥手,说早就没事了,消肿了。

邬奈给幼清留了个靠前排的座位,带她过去。过道那头跑过来一个染蓝头发的男生急着叫邬奈走,幼清让她先去忙。

再过了会儿,陆续进场的观众越来越多,演播厅里热闹起来。幼清挑选了一个合适的角度,对准前方的舞台自拍了一张,什么也没说,把照片在微信上给周斯言发了过去。

算作证明。

周斯言的电话下一秒就打了进来:“不是说和江鹤齐一起?他人呢?”

幼清哪料到周斯言还记得这茬,只好嘴硬:“他公司临时有事,走不开,就我一个人来了。”

她忽然敏感地察觉到周斯言那头也有嘈杂的背景音,和她这边的一模一样。她心里一个激灵。

“你在哪儿?”

幼清扭头,周斯言就握着手机站在演播厅门口拥挤的人潮里。

他换了一身打扮,穿着灰色调的卫衣搭牛仔裤,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麟大的学生。额前细碎的头发放下来,柔软地耷拉在眼皮上,他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幼清的手机还贴在耳边,她的声音冷了下来:“你为什么会来?你跟踪我?”

周斯言丝毫不觉心虚:“我让人在陶艺店门口守着,你一出门,他就跟着你来了这里。”

“变态。”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周斯言笑着朝她走来。

演出已经开始,捧场的观众开始鼓掌欢呼,一齐高喊乐队的名字。在耳边无尽涌来的声浪中,幼清想起了什么。

她差点忘了,今天是周斯言母亲的冥诞。

所以,他今天一反常态,三番五次地过来找她麻烦,想让她也不痛快。

所以身为周家的继承人,他今天却没有参加家族内部的聚餐。他如她一般,讨厌着周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