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卓胥绾月完整未删减版 文卓胥绾月结局

2020-05-22 21:01

卓文先生

推荐指数:10分

文卓胥绾月是作者柳氏无盐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文卓穿越到异世界成了太子妃,却和太子小妾成为姐妹,整天聚众八卦太子和其他美男太子:这个女人如何到这个地步都对我不动心?太子妃:今天吃太子和哪位宫伶的cp呢?且看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太子妃如何带领太子步步为营,走向人生巅峰!

《卓文先生》 十一 送礼 免费试读

1

“不如送些首饰,姑娘们最喜欢这些了。”顾时迁提议道。

今日太子殿下匆匆把他们召来,却怎么也没想到问的是现下姑娘们喜欢什么。他们这些自八九岁就被太子带在身边,时常要和太子扮出副恩爱模样的宫伶,哪里会晓得如何讨姑娘欢心。也就常年被太子发配在外打听民情的顾时迁有那么些耳闻。

太子望向他,示意他往下说。

“近来德妃得圣上赏赐,其中有一对雕花的玉镯很是好看,德妃日日戴着。京城上下各家女眷羡慕圣上与德妃伉俪情深,这几日雕花玉镯卖得极好,就是连贫民妇女也剪了绘彩的布条系在腕上,以此效仿。”

太子殿下听了深以为然,立刻托人下去将库里存着的红玉打一副镯子出来。末了又卸下自己腰间的玉佩,嘱咐道:“要雕成与这上面相近的花样。”

虽然先前认真考虑了纳妾的事,但太子觉得胥绾月或许只是想找个乐子。他如果能让胥绾月开心些,纳不纳妾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然而胥绾月收到红玉镯的时候,只看了一眼就把它放进梳妆台了。这么小一只镯子的红色她倒是不怕的,可惜她天生就是无拘无束的性子,自然不愿意戴这种碍手碍脚的东西。而且那玉镯一看就很贵重,她那么大手大脚的一个人,要是把玉镯磕了摔了,指不定有多心疼。

第二天用过午膳,太子照常来找她下棋。

太子甫一坐下便正色道:“卓儿,本宫渴了。”

不晓得眼前这个人什么毛病,茶就在棋盘边上,侍女也在边上,怎么问她讨茶喝。

于是胥绾月满面狐疑地抬头看向太子,却见他浑身上下都写着期待,胥绾月于心不忍,立刻倒了茶,双手奉上:“殿下请。”

因这奉茶的动作,胥绾月两个白皙的手腕明晃晃地露在太子眼前。

没有戴玉镯。

太子心下顿时怒气横生,拍案起身就走。

胥绾月给太子的举动下了一跳,见他走远了才反应过来。收了手喝了口自己倒的茶,觉得味道不错。

什么臭脾气!要不是看你可怜兮兮的,小爷我才不伺候呢!胥绾月在心里骂道。

2

这边太子殿下又急匆匆把顾时迁叫来了,气呼呼地告诉他太子妃不喜欢玉镯。

顾时迁在心里又想了五六样合适的礼品,但毕竟他和太子妃不熟,怕还是不合太子妃的意,于是决定先问问太子殿下:“太子妃平日可有什么特别留意的物品?或者曾有看着什么事物面露喜色?”

太子回忆了下胥绾月好像也就见着吃的会面露喜色,刚要回顾时迁话,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

月色下,胥绾月坐在石凳上,神情柔和地看着一旁的花坛,里面有只正在睡觉的小猫。

犹如醍醐灌顶,太子心下激动,雷厉风行地走了。

傍晚太子殿下带着小猫来找太子妃的时候,胧月正巧出去给胥绾月添置果盘了。

室内熏着提神的香,清冽的松柏香气让人宛若置身林间。胥绾月正坐在案前构思新传奇的大纲,准备等情况允许了就细写。她想得入神,又时不时去拨一下不听话的鬓发,这场景便越发显得柔和,一时间让太子不愿打扰她了。于是太子和抱着猫的宫人就静静地站在原地。

刚酣畅淋漓写完一大段,胥绾月很是满意,正准备喊胧月过来替她看看,却发现前头站着两个人。

这太子是有什么毛病吗!怎么站在那里也没个声响。是想吓死谁!

“太子殿下……”胥绾月回过神来,假笑着准备行礼,没想到太子两三步上来把她牵住了。

“我听淑妃殿里的猫上月产了仔,就找人去讨了一只来给你解闷。”说着扭头示意身后的宫人把猫承上来。

一个多月大的小猫才刚断奶,长着一层薄薄的白毛,一对蓝色的眼睛正好奇地盯着胥绾月,安安静静地被捧着,也不叫唤。

“你好乖呀!”胥绾月本就喜欢猫,小奶猫那么可爱,她立即接过来抱在怀里,伸手揉了揉猫肚子,又把猫捧到脸边蹭了蹭。

看她那么喜欢,太子殿下总算满意了,脸上不经意露出些许得意的神色,也不在意她还没道谢了。

胧月刚回来就看到胥绾月捧着猫往脸上蹭,吓得把果盘随便一搁就冲了上去:“小姐!”

见胧月把猫抢走了,太子正要训斥,却瞥见胥绾月吸着鼻子红了眼,眼里泪光闪闪。他平日见的都是胥绾月故作姿态的模样,哪里见过这种架势,一时间心跳漏了两拍,慌了神。

他上前拍拍胥绾月的肩,故作镇静道:“倒也不必如此激动……”

“阿嚏!”

一个喷嚏迎面而来,吓得太子愣了神。

胥绾月见状立刻慌慌张张地用衣袖去擦太子的脸:“抱歉,我只是对猫过敏……”

“过敏?”太子疑惑地看着她。

“阿嚏!”措不及防又一个喷嚏,太子接了个满满当当。

他正要开口怒骂,就发现眼前那张脸上开始出现点点红斑,又见她手臂上有些地方已经浮起了肿块,于是立刻扭头朝一旁的宫人喊道:“还不快传太医来!”

以他们的科技水平,是还没有过敏的概念的。太医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只当是赤疹,简单地开了些外涂的膏药,又嘱咐近日要忌口鱼虾和辛辣,便退下了。

胧月扶胥绾月在床边坐下,开始小心翼翼地给她上药。胥绾月虽然是病患,此时却也心虚得很,偷偷抬眼去看坐在一边贵妃榻上,气鼓鼓的太子殿下。

没想到她的眼神被太子捉了个正着:“你先前说这叫过敏?”

“对,太子殿下听说过酒病吧……我这个和它差不多的……”因为心虚,所以声音小,“只不过我是对猫……大概叫猫病?”

说完胥绾月觉得有哪里不对。

“你有猫病?那你先前怎么不说?”这话胥绾月听着觉得更不对了。

太子叹着气,从胧月手里夺过膏药,开始生疏地给胥绾月上药,又对胧月厉声道,“你去,把那猫崽子给我扔了!”

“别呀!我挺喜欢它的……”胥绾月立即阻止,“你看,这一会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这么一看确实好很多了,脸上不正常的红斑已经消了,只剩下手臂上白色的肿块。

太子看她委委屈屈的,心软道:“那行,我让人养在宫里。”

胥绾月满脸欢喜。

“但不许你碰,知道了吗!”

胥绾月笑容逐渐消失。

再后来太子偶尔会撞见胥绾月红着眼吸鼻子,他对此心知肚明,却权当没看见,依旧由着她隔三差五去偷偷摸一把猫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