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独家)我有一座岛-我有一座岛小说

2020-05-22 18:04

《我有一座岛》精选

王家的势力排在省城几大世家的前三,主事人王龙脾气火暴,能动手就绝不会讲道理。

对于苏正山悔婚一事,王龙自然是火冒三丈,失了颜面不说,还被别的世家取笑。最重要的是女儿王静芳,还沉寂在伤心痛苦之中,不能自拨。

王龙想不明白,女儿既漂亮又贤淑,上门求婚的无一不是人中龙凤,为何她就偏偏看上了苏正山。当初若不是王静芳的坚持,他也不会答应与苏家联姻,毕竟苏家太势弱了。

这几天苏家对苏正山的打压,王静芳多多少少的知道了一些。给苏正山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王静芳心中又是恼火又是担心。

天黑后,王静芳早早闭了门,把自己关在闺房中发呆,想着苏正山的一举手一投足,觉得都是那样的心动。可转念之间,又是阵阵的心痛。

外面的敲门声吓了王静芳一跳,她以为是王龙,极不耐烦的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要睡了。

敲门声停住了,但是门却被推开。

王静芳正要发火,看到是苏正山站在跟前,突然怔住了。回过神来后,她飞扑到了苏正山的怀中。

苏正山也是一怔,轻声道:别这样,让人看到不好。

我是你未婚妻,不怕。王静芳忍不住流着泪。

以前是,现在不是。苏正山轻轻推开王静芳:忘了么,前几日我来解除了婚约。

王静芳反应过来,吸了吸鼻子,轻嗔道:既然都悔婚了,你还来做什么?

就这么不待见我么?苏正山爽朗的笑起来。

王静芳本想痛骂一顿苏正山的,可不知为什么,怎么都张不开嘴。

不过毕竟是被抛弃了,心里很不舒服,于是皱起眉道:我为什么要待见你?你当着我爸妈和众多叔伯的面,悔了我俩的婚事,让我下不了台,也让我爸妈颜面尽失,说说这笔帐该怎么算吧?

你想要怎么算?苏正山还是一脸的笑容。

王静芳道:自然得赔偿,不仅要赔偿我,还得赔偿王家和我爸妈。

苏正山捏着鼻子道:现在我一无所有,就剩这条命了。

王静芳捋了捋额前的刘海,上前挽住了苏正山的胳膊:得了吧,别人不知道你的情况,我可一清二楚。你也别拐弯抹角了,这么晚过来肯定是想找我帮忙的,对不对?

还是你懂我。苏正山靠在椅子上,正色道:能否安排我跟你爸见个面,我想跟他谈谈以后的合作。

王静芳扑哧一声笑起来:我爸现在恨不得亲手宰了你,你确定要见他?

好歹我也帮他赚了一块价值不菲的地皮,他不会这样忘恩负义吧?苏正山捏了捏鼻道:再说你爸也挺见钱眼开的,我跟他要谈的合作,肯定能让他心动。

王静芳愠色道:这么说,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做中间人,安排你跟我爸见面?

苏正山点点头:要不然呢?你不会以为我是特意来看你的吧?

说句哄我的话会死呀!王静芳眼里呛着泪,心里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能够看一眼苏正山,听听他说话的声音,对此时的王静芳而言,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苏正山挠了挠头不说话了,王静芳看到他脸上的疲惫,忍不住有些心疼起来,柔声道:你想什么时候跟他见面,随时都可以安排。

明天上午九点,我准时来王家找他。苏正山看了看时间,面色忽的一沉:我得走了,你早些休息吧。

王静芳的泪汹涌而出,上前拽住了苏正山的胳膊:正山,我能问你一句话吗?

你还是别问了,我的回答可能会让你失望。苏正山别过头,不敢去看王静芳。

他知道王静芳想问什么,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无论他怎么回答,都会有人受伤。

你真的这样绝情?王静芳还是满脸笑容,眼角却泛起了泪光。

苏正山捏着鼻尖,叹息道:野鸡不可能跟凤凰一样飞上天,凤凰也不会甘心像野鸡那样一辈子都畏缩在草木中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不明白!王静芳抹干泪道:你听着,从你答应婚约的那天起,我就认定了这辈子只会嫁给你

苏正山满头黑线,落荒而逃。再不逃,王静芳的声音就会把王家的人吸引过来,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离开王家后,苏正山给徐兴打了电话,确认他已经到了香城,这才稍稍安心。

苏家的打压还在继续,除了省城,苏正山在香城的业务也受到影响,不得不暂时歇业。

就连山里人酒店也被牵连,生意一落千丈。好在有徐家的调节支持,不至于马上破产,但也基本处于停业状态。

很多想看苏正山笑话的人都在等他出现,但是自从他离开苏家,就极少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苏正山老早就在香城西街的城中村租了套民房,倒不是单纯的图便宜,而是住在这里,才能感受到最真实的生活。

当然,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接近叶尘雪。

这个清秀婀娜的女子总喜欢坐在阳台上发呆,秀发飞舞,清纯无暇,仿佛是落入人间的仙子。苏正山经常在楼下怔怔的偷看她,看着看着,慢慢就看出了情愫,喜欢上了这个看似平常却透出一股灵气的女子。

此刻叶尘雪就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吹头发,已经有些日子没看到苏正山了,算着日子这些天他也该过来交房租了。

催租自然只是一个借口而已,真实的用意,还是想看看苏正山。

天色越来越晚,看样子今天苏正山又不会回来了。

叶尘雪有些失落的走进屋,脸上蒙了一层淡淡的忧郁。男女之间的情爱很奇怪,明明谁都没有表白过喜欢对方,但是彼此间却早已能感觉得到了。

愁闷之中,叶尘雪落泪了,满脑子都是苏正山的身影。

这家伙不怎么帅气,也不怎么会讨人欢心,与自己心中想象期待的白马王子相距甚远,怎么就不明不白的喜欢上他了呢?

两道强光从门窗照进来,四处晃动,打断了叶尘雪的思绪。

她惊疑的往外瞅了瞅,眼睛被刺得睁不开。

谁呀!叶尘雪站在门口,冲着强光照来的方向喊了一声,没得到任何反应。

这时屋内的灯突然熄灭了。接着一张粗糙的大手从她脖子绕过,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拖到了床边。

几条人影正快速的接近叶尘雪的房子,领头的是一个油面小生,左手摇扇,右手拿着一块手绢。

如果苏正山见到他,一定能认出他就是苏昌盛的儿子苏正刚。苏家年轻的一辈中,他最是飞扬跋扈,心狠手辣,就连苏正业也怕他。

在他身后,跟着一个健硕的光头,身上纹着一只凶恶的斑纹虎。

虎子,等会把屋里的女人带到我别墅去,男的只要留条命,随便你们怎么玩都行。苏正刚阴阳怪气的对一旁的光头道。

光头点了点头,带着两个小弟进了叶尘雪的房子。苏正刚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想象着等会把叶尘雪带回别墅后的画面,嘴角流出了一溜口水。

十分钟过去,光头没有回来。

半个小时过去,光头还是没有回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不对劲,就算苏正山跟叶尘雪早有防备,凭着光头的身手,也应该能轻而易举搞定的。更何况光头带去的两个帮手,也是苏家的好手,就算是十个苏正山在屋里,也早就被收拾了。

你俩过去看看,什么情况马上回来告诉我。苏正刚有些慌乱起来,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苏正山请了帮手,老早就埋伏在那边了?

苏正刚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后背突然阵阵发凉。

两个小弟也是一去不复返,苏正刚甚至都没看到他俩进到屋里去,就没有声息了。

四周静得可怕,连个虫鸣声都听不到,苏正刚额头的冷汗开始往外冒,感觉有股冷风往身上钻。

一双软若无骨的手悄无声息的搭在苏正刚的肩头上,耳边的气息令苏正刚头皮一麻,抬起胳膊肘往后猛砸过去。

砰!苏正刚的手肘像是打在了铁板上,一阵钻心的疼痛,

这种疼痛很快蔓延至他的整条胳膊,接着是全身

苏正山准时到了王家,迎接他的是两个凶悍的黑脸壮汉和一个精瘦的老头儿。

好强的气场!苏正山暗暗惊道。

你胆子不小,这个时候来王家,就不怕进得来,出不去?老头儿眯起眼道。

苏正山淡淡一笑:我是来谈生意的,又不是打架,有什么好怕的。

你这样想是没错,不过我们家主却未必会跟你想的一样。老头阴沉沉地道:这几天他派人四处寻你的下落,正愁找不到你,现在你却自己送上门了。

苏正山耸耸肩,一笑置之。

老头引着苏正山进了会客厅,王龙正坐在沙发上喝茶,左右两旁各站着四个壮实的大汉。

看到苏正山,王龙皱起眉对那些大汉使了个眼色,将茶杯狠狠摔在了地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