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陈然和苏静云全文免费阅读-陈然和苏静云小说最新目录全本

2020-05-22 18:04

陈然和苏静云是“天嘿嘿”原创小说《长生赘婿在都市》中的主角,泰格文学为您提供陈然和苏静云全文免费阅读,陈然和苏静云小说最新章节。这种原因很丢脸的好伐,虽然陈然不在乎丢脸不丢脸,但是在一向仰慕自己的凌青空面前,他还是不想就这么轻易丢人。

《长生赘婿在都市》精选章节

凌青空有几分愕然:“陈哥,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陈然当然不会告诉他原因,害怕自己的小姨子泼辣而连家都不敢回,这种原因很丢脸的好伐,虽然陈然不在乎丢脸不丢脸,但是在一向仰慕自己的凌青空面前,他还是不想就这么轻易丢人。

于是陈然道:“不行吗?不行就算了,白白。”

凌青空哪儿会说不行,急忙叫住他:“行行行!老祖宗,你挖了我的心肝脾胃都行,你在哪儿,需要我去接你吗?”

陈然道:“好啊。我就在我家附近的公交车站等你,南京路58号梧桐巷子站。快点。”

凌青空挂断了电话,就急急忙忙开车出去。凌碧月在他身后问了一句:“哥,你这么着急忙慌是要去接谁呀?”

凌青空回头,神神秘秘对自己妹妹笑了一下,回答道:“高人。”

陈然步行到公交路站,在站牌前面的椅子前坐了下来。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打扮时尚,青春靓丽,浑身散发着阵阵好闻香气的女孩儿。

女孩儿本来在玩手机、刷微博,转头看见陈然在自己身边坐下,先用审视了目光看了陈然几眼,待看清楚陈然的廉价T恤,好久都没洗的短裤和塑料拖鞋后,脸上露出一个嫌恶无比的表情。

本来女孩儿是坐在椅子上的,等陈然在椅子上坐下,明明还有很远的距离,女孩儿却仿佛靠近了病原体似的,立马站了起来,离得陈然远远的,而且嘴里还用绝对算不上小的音量嘟囔了一句:“什么人啊,穿得跟个乞丐似的也敢上街。”

陈然当然听到了女孩儿的嘀咕,但是他毫不介意,更破落的时候,他连草鞋子都卖过,不过那时候坐在他身边的不是这个时髦女孩儿,而是后来的皇表叔刘玄德。

凌青空的速度果然很快,等了大概十多分钟,一俩拉风的玛莎拉蒂停在了梧桐巷子站,从上面走下来一个英俊男子。

女孩儿看见英俊男子,两只眼睛都瞪直了。女孩儿是个追星族,她最喜欢的明星就是凌青空,如今猝不及防看见真人,就像是被一个馅饼从天而降砸中,整个人都错愕了,激动满满。

她小跑着凑上前去:“你好,你好,请问你是凌青空吗?我好喜欢你,你可以给我签名吗!”

凌青空因为今天要逛黑市,而且见面的人也都是些比较亲切的朋友,根本没有什么防范认识,也没有经纪人在耳边念叨,所以也没有戴口罩出门。

只是,他以为自己名气不大来着,竟然在这个地方也有自己的粉丝,说实话凌青空很意外,但是最要紧的不是这个,他对着女孩儿说道:“稍等。”

然后快步两步走到陈然面前,热情说道:“陈哥,我来得快吧?走吧,咱们去槐兴路的黑市。”

女孩儿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偶像真人走向那个自己看不上的邋遢男人,本来就一脸吃惊,现在又看见凌青空态度尊敬,更是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凌青空带着陈然走向玛莎拉蒂,半路经过女孩儿时,才想起来什么,从口袋里摸出笔,露出一个阳光温柔,完美无瑕的笑容道:“你是要签名吗?”

“哦……哦哦!”女孩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随身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可爱的粉色小本子,小心翼翼地递了上去。

凌青空签名的过程中,女孩儿一直不敢与陈然对上视线,她甚至害怕陈然会脱口说出自己之前的无理举动,令自己在凌青空心目中的位置大跌,甚至连签名都不愿意了。

空空那么美好的人,身为小太阳(凌青空粉丝的昵称),自己却如此对他的朋友如此失礼!女孩儿愧疚得都快哭了。

凌青空先给陈然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自己才绕到另一边坐进去,陈然正要坐进车里的时候,女孩儿忽然朝他的背影鞠了一躬,大声抽泣着道歉道:“对不起!”

陈然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要摇了摇头。她倒是没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只是表现得这么无礼这么没家教的样子,传出去让人看了笑话,指指点点,真正她对不起的,是生她养她的父母。

陈然坐进车里,凌青空发动车子,都离开了一段距离后,才问道:“陈哥,刚才那女孩儿为什么跟你说对不起?她冒犯到你什么了吗?“

陈然心想,女孩儿都已经低声下气道歉了,应该也是因此不想自己多嘴,破坏她在自己偶像心目中的形象吧,要是自己再斤斤计较,不就是欺负小姑娘了吗。

于是陈然说道:“没什么。”

玛莎拉蒂不愧是顶级豪车,速度非常快,眨眼间就来到了槐兴路,花费的时间不过十多分钟。

槐兴路黑市入口,一个光彩靓丽、青春活泼的双马尾女孩儿正一脸不耐烦地等在原地。

不是凌碧月,又是谁?

凌青空笑着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小月等急了吧?”

身为一个根深蒂固、根正苗红、矢志不渝、血统纯正的兄控,凌碧月被这一记摸头杀消灭了所有火气,连雪白粉嫩的小腿和藕臂上被咬出来的几个包,也不想跟凌青空计较了。

不过,她还是发挥了自己的傲娇本色,道:“哼,谁在等你了。走啦!”

陈然也跟她打了声招呼:“碧月小姐,你好。”

未曾想到,却是被凌碧月狠狠瞪了一眼,恶声恶气道:“碧月小姐?谁准你叫得这么亲密了!给我老老实实叫凌小姐!再攀关系,小心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看来她在这里等待半个多小时,被蚊子咬了满身包的怒气没有朝她哥哥发脾气,反而全发泄在了陈然身上了。

陈然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确实是他临时反悔了。只好摸着鼻子,淡然受了。

槐兴路的黑市大概一个月只开一次,开在月中这一天,是北海市出了名的置换市场。一般倒斗得来的玩意儿,或者从别的什么不干不净的途径得来的稀奇东西,都会在月中这一天统一放在黑市售卖。

俗话说得好,来钱快的地方,什么牛鬼蛇神都有。槐兴路的黑市就完美地符合这句话里蕴含的天下规则。

黑市里面,好东西自然是有,而且还不少,但是浑水摸鱼、鱼目混珠的劣等玩意儿也不少,质量参差不齐,端看人的眼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