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报告总裁:夫人重生请深宠_杜浅鸢厉昱笙(兰心)

2020-05-22 18:02

《报告总裁:夫人重生请深宠》是作者兰心创作的一部现代豪门总裁文,主角是杜浅鸢厉昱笙,全文讲述了,死了都要爱,前世绝爱毁爱,今世大不了从头再爱。总裁要报告,那就重生回来做个安静的小女子伴他左右,你若深情我便生死相依。

精彩阅读

寒冬。

呼啸的风裹着片片雪花,把海城笼罩成一片雪白。

南城戒毒所,最阴暗的单间内。

无边的黑暗和寒冷,朝着蜷缩在墙角的杜浅鸢涌去。

她一身单薄的病号服,挂在瘦弱的身体上。腹部却是突兀的高高凸起。

杜浅鸢额头挂满冷汗,拳头用力抵住腰间。

腰上上连绵不断的刺痛,是她当年作死,为了胁迫厉昱笙离婚而自残,留下的后遗症。

此时伴随着宫缩,好似两把对着的刀刃,在不住切割着她。

她就要死在这里了,没有医生,没有家人。

“哗啦。”

迷糊中,沉重的大门被推开。

“妹妹,你这是又犯毒瘾了?”

柔媚的声音入耳,杜浅鸢恨得发抖。

她根本没吸过毒,她的今日,完全是拜她所赐。

同父异母的,杜婉儿!

“你们是怎么照看的?快把人带去医院!”

杜婉儿怒斥,但声音中,却是带着隐隐兴奋。

杜浅鸢蜷缩成虾子,意识陷入昏迷,任由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把她抬起,一晃一晃的不知抬到何处。

再醒来时,脊背贴着冷硬的床板,四肢被皮带牢牢绑在两侧。

这个场景她太过熟悉,借着她犯毒瘾的名头,对她进行虐待。

只是,眼前雪光一闪,照出裹着黑色裘皮大衣,手握利刃的杜婉儿。

这情况不对!

杜浅鸢本木然的脑子突然清醒,她挣扎着,“杜婉儿,你要干什么?你对我的做的还不够么!”

“好妹妹,我可什么都没对你做,这些年,所有事儿是你自己做的呀。”

她身边的男人不声不响,一把撕破杜浅鸢单薄的病号服,露出苍白鼓涨的肚皮。

刀锋渐渐逼近,杜浅鸢用尽全身的力气开始挣扎,尖叫,

“杜婉儿,我已经失去一切了,你已经是厉夫人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这话似乎刺痛了杜婉儿,她瞳孔紧缩,狠狠一巴掌摔在杜浅鸢脸上。“我现在,还想要你死!”

只有杜浅鸢死了,她杜婉儿才能彻底得到厉昱笙。

就算她能嫁祸给她杀母之仇,可厉昱笙心里,依旧放不下杜浅鸢这个贱人!

杜婉儿恨得咬牙切齿,提起刀,顺着杜浅鸢的肚皮一寸寸划过。

“不……放过我的孩子。”

杜浅鸢吐出一口鲜血,腹部疼的仿佛要撕裂了。

脓腥的鲜血从她分开的双腿间淌下,她艰难的开口,“这孩子,不是厉昱笙的,对你没有任威胁,你为什么不能放过他……”

杜婉儿面色阴冷,纤细的手指抚过杜浅鸢的脸颊,“你还不明白,就你这种智商,的确配不上杜家大小姐,和厉太太这两个身份。”

她笑的一如既往的甜美,但话却恶毒无比,“我不妨告诉你们,赵沐海去勾引你,是因为你身上杜家的那些股份。而这孩子,本来就是厉昱笙的!”

“什么?”

杜浅鸢双目圆睁,但身体动不了分毫。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错了。

轻信杜婉儿的花言巧语,无数次,把宠着她的厉昱笙彻底推开。

“做成她自杀的样子,手脚干净点。”杜婉儿冷声下了命令。

猛地,杜浅鸢只觉得腹部一片冰冷,随后,是如同被火贯穿一般烧灼。

腹中本时不时动一动的小家伙,也在短暂的挣扎后,陷入沉寂。

血腥味刺鼻无比,杜浅鸢浑身彻底没了力气。

她的眼睛望着天花板,死灰沉寂。

她永远看不见,无数次抚过她照片的厉昱笙了……

——

痛,好痛!

模糊的意识逐渐恢复,但杜浅鸢不觉得冷了,只觉得置身于岩浆中一般火热!

她浑身软绵绵的,任由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把她禁锢在怀里。

“恩……”

她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但被他再次狠狠揉入怀里。

过了许久,那人才放过她。

“去给太太熬点粥来,熬的久一点,记得放一些赤小豆。”

男音低沉暗哑,好像是厉昱笙的声音。

杜浅鸢猛地从床上爬起来,呆呆望着眼前的一切。

典雅古朴的卧室,柔软的大床。

丝织的被子从她肩头缓落,露出羞人的粉色痕迹。

身上某个羞于启齿的地方,此刻正酸疼着。

这是……厉昱笙和她的婚房?

她跳起来,朝着梳妆镜跑去。

镜子里的女人明眸皓齿,除了脸上大片大片的红疙瘩,精致的五官带着骄傲和稚嫩。

这不就是她二十三岁时的样子吗!

她怎么会在这里?

“穿好衣服。”

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体温的浴袍被强制性的披在她肩头。

杜浅鸢脸色一红,连忙遮住身体。

抬眸,面色冷峻的男子双目仿佛含了冰,锁在她额头上的青紫,“醒了,不寻死觅活了?”

呆呆的望着厉昱笙,她眼圈红了。

她想起来了,昨夜,是厉昱笙的生日,也是这一晚,他们真正成了夫妻。

结婚一年,她任性的一直独居。

厉昱笙不但不强迫,还给她时间慢慢接纳。

可她,不仅嗤之以鼻,还在杜婉儿的介绍下,认识了小白脸赵沐海,被那个渣男骗的神魂颠倒,想无数种办法逼厉昱笙和自己离婚。

直到,她在厉昱笙生日当日,假借为他庆生的名义接近他,给他下药,让他和别的女人上床,她再好捉奸离婚。

可,厉昱笙是什么人啊,轻易识破了她的诡计。

毁了生日宴,在暴怒之下要把她拖到婚房,要强行要她。

她不怕死的挣扎,甚至撞墙自杀,最后吃下大量花生,引发自己过敏症状。

只是没想到,就算自己肿成了猪头,还是被厉昱笙喊来私人医生给她打针后,就地正法。

想到这些年的种种,她红着眼圈,朝着厉昱笙扑过去。

她很想告诉他,她错了!

只是,肩膀被厉昱笙抵住,被高大的他几乎要提起来。

厉昱笙皱起眉,带上了罕见的怒气,“杜浅鸢,你就这么想死?”

下颌传来的疼痛,让杜浅鸢眼泪再也止不住,滚落而出。

厉昱笙冷硬的温柔,她太过熟悉了。

这些年,如果不是厉昱笙,她可能早就死了。

可她执迷不悟,依旧不消停,最后害死了厉昱笙的妈妈!

现在,她重生了,这一世,她绝不会再伤害这个男人。

推荐阅读: